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血腥的折磨
血腥的折磨
于红正在动情中,刘恩看到时机已到,便顺利的进入她那汹涌的海口,很快他们就激情汹涌起来了。他们如鱼得水,短兵相接,高潮迭起,浪遏飞舟。室内弥漫着浪声淫语,他们被欲望冲混了头脑。以至于危险来临他们都没有反映。依然物我两忘的陶然于性事之中。夏小萌风风火火的往家里赶,想快点的把档案柜的钥匙找着,她心急火燎爬上楼梯,在她家门前缓了一口气,然后在包里摸出房门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一双女式白色的高跟鞋非常打眼的映入眼帘,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时从卧室里传来了男女苟合之声,非常刺耳,她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血刷的就沸腾了起来。夏小萌惊慌的打开卧室的房门,只见老公刘恩正在于红身上非常卖力的做着男女情事,刘恩在她身上都没这么卖力过。当时夏小萌就愤怒了,其实夏小萌是个泼妇。平时刘恩就何必怕她,他经常骂刘恩,刘恩都不敢吱声,“你们这对狗男女,简直太不要脸了。”夏小萌冲过去,就给刘恩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就扑向床上骚态百出的于红“骚×。你竟敢怕我家来放骚来了。”夏小萌撕扯着床上的于红。“我把你×给你撕碎了。”于红被这突然发生的事给弄呆了。她面对着如此狰狞的女人,不只如何是好。他们在大意了,或许太投入了。总之夏小,萌开门到进来的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听到一丝动静。当夏小萌冲了进来向她施暴的时候。她楞住了。不知如何反映,只有任她撕打。“我让你浪,我让你骚,”夏小萌仍然撕扯着在床上没有还手之力的于红,这期间刘恩躲在一边,连拉他都没敢拉,像个龟孙子缩着头。任凭夏小萌对于红殴打。“你竟然敢来我家勾引我的老公?你真的胆肥了你。”正是因为刘恩的袖手旁观更加助长了夏小萌的威风了。使于红更加悲观。她暗自掉泪。痛恨眼前这个道貌黯然的男人。由于夏小萌进来的突然,于红仍然裸着光洁的身子。有时夏小氓就对着她那白皙的身子动手了,很快于红雪白的身子上就出现了斑斑血印子,“刘恩,你过来。”夏小萌越打越兴奋。“你给我摁住她的大腿,我要把她×大烂。看她还敢不敢勾引男人了。”“我……”刘恩嗫嚅的说。“咋的,你心疼了?”夏小萌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还想跟她啊?”“不是。”刘恩慌忙说。“我看适棵可为止。”“你他妈的摁不摁,等一会儿跟你算帐。你以为这就完事了?”夏小萌气愤的说。“你给我摁着她。”面对夏小萌的吩咐,刘恩不稿不动于衷,他慌忙过来,摁住了于红来回扭动的大腿。于红疑惑的望着刘恩,刘恩惭愧的低下了头。“你还楞着赶啥,快过来。”夏小萌吆喝道。刘恩黄忙过来,帮着她摁着于红的大腿,于红羞愧难当。“你先把她控制住。”夏小萌说,然后她走出了卧室。“你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夏小萌走出卧室,于红说,“你松开我。”刘恩听从夏小萌的安排,坚守岗位的摁着于红,使于红动弹不得。无论于红咋样挣扎扭动身体,就是摆脱不掉他的控制。夏小萌拎着一只鞋踅了回来。她一脸坏笑的说。“你不是难受吗?这次我让你好受。”刘恩和于红都惊惶的看着夏小萌,不知道他耍啥样的鬼花招。“刘恩,你把她大腿给我劈开。”夏小氓说。脸上露出淫亵的表情。刘恩不明就里,依然懵懂的望着她。“你傻了,听到没有。”夏小氓吩咐道。“我让她彻底过瘾。”刘恩分开了于红的大腿,于红痛苦的望着他,心中充满了怨恨。“我让你贱,把你×给你打肿了。”夏小萌用鞋底向于红的私处打去。“你个臭婊,我让你一辈子都使唤不了。嘻嘻。”鞋底如雨点一样密集的向于红私处打去,于红痛的哇哇的直叫,想躲闪夏小萌的袭击,双腿却被刘恩攥住。急得于红浑身乱颤。“哈哈。我让你浪,”夏小萌好刑变态了,一脸淫荡的笑。“不把你这儿弄烂了。你就会继续勾引男人。”酷刑在夏小萌打累的情况下停了来。于红痛苦的在床上打滚,这时。夏小萌把矛头指向了刘恩。“好啊,你个刘恩。你趁我上班,既然把这个野×带回了家。”夏小氓骂道。“你相想咋的?”“我错了。”刘恩一脸卑鄙的样子。对夏小萌点头哈腰的。于红的下身肿胀了起来。她感到木木的疼痛。她现在才有些明白,原来刘恩把她带到了他的家,这个河东狮吼的女人就是刘恩的老婆。于红现在非常鄙视这个下贱的男人,他在他老婆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你俩好好交待。”夏小萌打累了,坐下来喘着粗气。“你们是咋认识的?从头说来。”夏小萌开始审问他俩。“我俩在网上认识的。”刘恩从实招来,这更让于红看不起他。“继续说。”夏小萌说,“好啊,原来你天天在家上网,却干这么勾当,居然在网上搞上破鞋了,长能耐了。”夏小萌气得脸色铁青。“你叫什么名字?”夏小萌开始审问于红,次时于红已经从床上下来,是夏小氓命令她下来的,没有夏小萌的命令她还不敢下来。于红战战兢兢的站在地毯上,幸亏地上是地毯,不然于红会着凉的。于是每动弹一步,下身都钻心般的疼痛。使她痛苦不堪。“于红,”于红惊恐的答着。“你老公叫啥名字?”夏小萌板着脸问。于红不想告诉她,她问她老公干啥?于红在心里揣测着。“说。你说不说?”夏小氓又吼了起来。于红依然沉默,她在心里抗拒着她。啪,于红挨了一耳光子,打得她眼睛冒着金星,脸顿时红了起来。她那见过这么羞辱,心里被泪水淹没了。她咬紧牙关,就是不说。“你今天不说出你老公是谁,你就甭想走。”夏小萌警告道。“你问我老公干啥?”于红嗫嚅的问。“你还敢质问我?”夏小萌反问道。目光很犀利。于红不敢看她的眼睛,默默的垂下了头。“实话告诉你吧。”夏小萌说。“我想让你老公来。看看你这贱样。”一提起于红的老公,图红的心又七上八下了,这样的事情咋能告诉老公呢?虽然她跟许强的婚姻波谰不惊,但这些年来他们也没有红过脸。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许强,那她就完了,她知道许强是个注重女人贞操的人,如果让他知道她与别的男人有染,那他们的婚姻就走到了头,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事告诉许强。“大姐,我求求你,你不找我老公好吗?”于红哀求的说。“你个臭婊子,你还有脸求我?”夏小萌说。“我没把你交到公安机关就算对你开恩了,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把,你老公找来。要不你别想走。”于红痛苦的望着夏小萌,不知如何是好。“给你老公打电话。”夏小萌吩咐道,“你老公的电话号码?”于红闭口无语。“你说不说。骚货。”夏小萌又冲动了起来。“你是不是找死啊?”“大姐,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于红该夏小萌跪了下来。“你要是告诉我老公,他会不要我的,他很在乎这件事。”“那好啊,”夏小萌满脸狞笑。“这正是我要的结果,看你以后还浪不浪。要不要脸?”这期间刘恩一句话都不敢说。他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依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喘。于红的心更加紧张起来。难道这件事非得让老公知道吗?于红在心里琢磨。无论如何不能让许强知道,“快点,我可没时间跟你磨时间。”夏小萌不耐烦的说,她想起了还得回去送档案,“你说吧,你老公的电话号码?”“不给。”于红强硬了起来。“我凭啥给你,你是谁啊?”夏小萌又给了她一个耳光,于红用手挡了一下。“你他妈的还敢反抗了?小婊子。”夏小萌冲了过来。对于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打。于红在她的拳头下挣扎着。这更加激怒了夏小萌。夏小萌跟于红撕打在一起。刘恩望着地上撕打的俩个女人他不知所措。现在于红也不在任受着她的偶打,她也反抗起来,也在回击着现象下小萌,这是夏小萌始料不及的。“刘恩,你他妈的瞎了,这个臭婊子也敢跟我对打。你也不陪帮我,”现在反而夏小萌处在劣势,她被于红摁在身下。于红也向抡起了拳头。刘恩黄忙的过来,薅住于红的头发就往下拽。将于红薅的头皮生疼。最后于红被她身下翻起来的夏小漭压在身下。“骚婊,你他嘛的反天了。”夏小萌骑在于红的身上,一边打她一边骂着。于红是被夏小萌打着,此时的于红恨不能喝了刘恩的血,扒了他的皮,这个男人太操蛋了,为了骗她的姿色,不惜好话说尽,一但灾难来临,他却明哲保身的对他一向渴慕的女人施暴,于红的心里非常哭涩。于红又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般的毒打,她一点气力都没有了,几乎是瘫软在地上,对于夏小梦的殴打也不那么介意了。“刘恩,去把咱家的刀哪来,我要好好的修理她一番。”夏小萌仍然骑在于红身上吩咐道。“要刀干啥?”刘恩惊恐的说。“就这样吧,用刀不好。”“我让你取你就取,那那么多的废话?”夏小萌白了刘恩一眼。“快去。老娘给她紧紧皮子。”于红听到夏小萌去命令刘恩去拿刀,她一惊。这刘恩是啥人啊,在他老婆面前就像一条狗。让他拿刀,他都去,他甚至连劝劝都不敢。刘恩很快就把刀拿过来了。刀是一柄蒙古刀,很锋利。刀形状是一柄尖刀,是刘恩的舅在内蒙古给他带来的,刀很精美,那上面有许许多多雕塑。这柄刀说白了就是匕首。刘恩特别喜欢。夏小氓让他拿刀,他切把这柄锋利的蒙古匕首给拿了过来。“别动。”夏小萌将刘恩递给她的那柄匕首握在手里,对着于红很有尊严的说。“我要用这柄匕首来收拾你。”于红大惊,心想夏小萌不会杀了她吧?于红不敢动弹,心怦怦的乱跳了起来。夏小萌将冰冷的匕首放在于红的脸上,于红心头掠过一片悲凉。同时她紧张的浑身颤抖。“别别……别这样好吗?”“你害怕了。”夏小萌得意的笑了笑。“怕我毁了你这张淫荡的脸?”夏小萌将匕首在于红细嫩的脸蛋上拍了拍。于红惊出一身冷汗。“你这小脸蛋挺细致。”夏小萌说,“不知在这上面划个口子,你这张妖精的脸会是啥样?也许你会更加媚人。”于红担惊受怕小心翼翼的看着闪烁着寒光的匕首,虽然是夏天。但是她还是感到了寒冷。夏小萌有些疯狂了,她拿着这柄锋利的匕首在于红身上比划了起来,这更让于红提心吊胆了。“你把刀放下好吗?”于红说。“害怕了,在你勾引我老公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有今天。”夏小萌兴奋的说。“不是我勾引他,”于红在夏小萌的身下说。“是他勾引我。刘恩这个流氓。”“你到挺会血口喷人的。”夏小萌将匕首向于红的身下移了过去。将锋利的刀锋担在她的如头上,到现在为止于红都没来得及穿衣服,依然赤身露体的对着这对夫妻。于红不动声色的盯着那柄匕首。连呼吸都停止了。夏小萌拿起了匕首又在她那对坚挺的乳房上拍了拍。“我想把它搁下来。你说咋样?”夏小萌阴阳怪气的说。“你不能这样,”于红更加惊慌了起来,“你想干啥?你说?”女人在灾难面前往往会变得妥协的。于红也是如此,她在夏小萌的淫威下,意志在薄弱。“要啥,我想要你以后不要祸害人。”夏小萌咬牙切齿的说。匕首在啪啪的打着于红的乳房,她感到灾难就要降生在她的身上了,这个该死的网恋,这个该死的刘恩。匕首划过于红的腹部,落在她那已经红肿的私处,于红感到刀落在那个区域,钻心般的疼痛,虽然夏小萌没有将匕首冲进去,但就四周的伤势就疼出她浑身大汗。“还疼吗?”夏小萌阴阳怪气的问。她手中的匕首在那里徘徊起来了。于红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恶毒,也没有想到她会遭到如此的厄运,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赴这个约会了,为了这个卑琐的男人很不值。“你咋不说话?”夏小萌继续问,“我也是女人。本来咱们也没有啥仇,可是你先冒犯了我,男人是衣服,谁要是穿了我的衣服,我就要她的命,”“这么说,你想杀了我?”于红问。于红也不知道自己咋就来了勇气,不再那样低三下四的向眼前这个女人求饶了,大概她也知道自己离死亡很近了,人们在接近死亡时,一定都不再在乎了,“我想呢。”夏小萌说,她同时又用匕首在她的私处动了起来,并且在她那茂盛的芳草之地停留了下来。“随你便,反正我现在是你手中的羔羊,”于红挺着下身的灼痛。说。“你咋变得豁达起来了。”夏小萌将匕首出、从她那下身抽了出来,多着她的脖子,“我想一下子结束你这条烂命。”就在夏小萌准备用手里的匕首从于红刺来时,于红在她身下挣扎起来,这使夏小萌有些慌乱,“你老实点。你再动我就整死你。”夏小萌紧张的说。于红像疯了一样的从她身下供动着,这使夏小萌拿匕首的手有些发抖。“别动。”夏小萌的声音不在那么镇静了,也有些发抖。于红一用力将夏小萌周翻在地,这时夏小萌手中的匕首落在于红的身边,于红拾起匕首向夏小萌疯狂的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