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落入凡间的仙子
中途争斗遭暗算,仙子遇难受群辱

洛阳河畔,师妃暄作别徐子陵、寇仲等人后,转了几折弯,已自支持不住,在一处崩塌的墙角边站定,酥胸起
伏不息。只觉得体内血气翻腾,真气混乱异常,显是与绾绾一战伤了经脉,需些时日静养。师妃暄正想暂且调理片
刻再返禅寺,气息却从不远处的河上传来,正是那多情公子侯希白。仙子知是为她而来,但终因伤在身,便不作声,
免得纠缠不休。随着侯希白的远去,悠忽间,师妃暄又念及徐子陵,静如止水的心上不由一震,他那清秀飘逸的身
影竟让她有些情难自控。

好在多年慈航静斋的修行,使师妃暄深明万法随缘的至理,只把与子陵的若

有若无之情当作另一种修行,倒也免去了俗世的许多烦恼。

师妃暄思绪稍纵即逝,方才回神,却发现四周气息流动,有明有暗,有高有低,显然来的不止一位高手,而且
暗里窥伺已久,却迟迟没有行动,令人费解。

一阵凉风拂过,飘来一股淡淡的寺院檀香,师妃暄为之精神一振。

残亘下,她一袭长袖蓝杉迎风舞动,娇躯卓然挺立,手掐剑决道:「妃暄静候诸位现身。」

咯咯几声娇笑中,出现了两个娇小女子,虽然不及仙子绝色风华,但也是国色天香,艳色照人,只不过眉宇之
间多了几分春色淫意。原来是荣娇娇与白清儿。

「姐姐长得如此标致,如同天上仙子般,真让妹妹好生妒忌,」荣娇娇娇滴滴地说道,换了个娇羞动人的姿态
后继续道:「妹妹这里自作主张,想请仙子姐姐留下,也好交换些房中秘法,迷死更多的臭男人。」话音未落,她
与白清儿两根丝带同时挥出,迅疾攻向师妃暄上下两处。

仙子并不为荣娇娇淫语所动,剑芒过处,抵住两人的攻势,色空剑化作电光,顿时剑气漫空,把三人笼罩其中,
剑来带去犹如繁弦急管,刹那间就拼了六七招。

荣娇娇与白清儿虽属阴葵派高手,但与师妃暄并不是一个级数,合两人之力却也奈何不了她,几个回合下已处
下风。

师妃暄并不敢大意,明镜般的道心感觉旁边还有几人伺伏,而且由气息可知其中两人已达绾绾级数,看来这次
魔门有备而来,将会是一场苦战。

又过三个回合,两女渐渐不支,招式散乱无章,兀自还苦苦支撑,这时一道疾风划过,打来一件暗器,师妃暄
侧身拨落在地,「波」的一下,散起一片白雾,将三女包裹在内。师妃暄忙屏住呼吸,跳出圈子,飘身而立,神色
如常,仍是那轻盈脱俗的仙姿妙态。

烟雾散尽,荣娇娇、白清儿的身旁又多了四个人,三俗一道,师妃暄都认识。

年老的正是祝玉妍的师弟边不负,年轻俊秀的则是影子刺客杨虚彦;另两个分别是「云雨双修」辟守玄和有几
重身份的大老板荣凤祥。这些同属魔门的顶级人物同时出现,显是非常重视这次的行动。

师妃暄面对强敌毫不失色,反而嫣然笑道:「得盟诸位对妃暄的错爱,他日有机会定要向师尊传达诸位的好意。」
这一笑犹如鲜花盛放,东山日出,灿烂得使人目眩。使得在场紧张阴森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即便荣娇娇与白清
儿两名妖女都不禁为她的笑容所迷,其他几个更是呆若木鸡。而仙子随后所说的带有警告性的话反倒被他们忽略了。

温柔的月色下,师妃暄如同美丽的月光女神,蓝杉随风拂扬。她那未曾经过雕饰空山灵雨的脸庞上绽放着就像
幽林中射进的第一屡阳光般的绝代笑容,美眸清丽似朝霞升起,恍惚间一切所有黑暗丑恶的事物在仙子面前都化作
一抹尘埃,烟消云散。

师妃暄悠然再笑,似佛光普照大地,道:「夜深了,了空大师尚在禅寺等妃暄讲法呢,晚了恐大师怪责,妃暄
……」没来由的,她脸上红了红,「要向诸位告辞了。」

师妃暄运用慈航静斋无上佛法伽叶微笑,化戾气为祥和,震住了这些魔门高手,正待全身而退,不料甫一动身,
却发现真气半点皆无,就连迈步的气力都没有。而丹田处一股热流正逐渐开始分散遍布周身,仙子不由「啊」的失
声叫道,傲立的身躯微微轻颤,尤似雨打梨花,同时内心却升起了一种需求。

「哈哈,着道了。」边不负首先从佛家梵音中解脱了出来。

「没错,仙子也变成凡人了。」辟守玄得意地淫笑道。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师妃暄附近,垂涎地看着她绝世的姿
容,接着道:「美人儿仙子,千万不要妄想提升真气,否则只有加快药性运行速度,我可是一番好意哦。」说着道
人迅疾出手,连封师妃暄十几处经脉,即便仙子真气畅顺亦休想解封,直到这时所有魔门的人方才舒了一口气,毕
竟慈航静斋是魔门大敌,一旦这次失手后果非常严重。

「究竟这药对仙子这般级数的高手有效吗?」杨虚彦不无担心地问道。

辟守玄嘿嘿一笑,道:「想当年先祖曾用此药淫遍天下第一等的美女,据说就连慈航静斋的一位绝代美女也被
臣服在先祖胯下,享用了整整六十余日,最后脱阴而亡。此事因慈航静斋的关系,甚少人知道,」辟守玄走到师妃
暄近前,接着道:「不过想必妃暄定是知晓的,对不?」

师妃暄脸又红了红,并不答言,只将美丽的脸庞转向他方,而心头却是一凛。

她也确实曾在慈航静斋的记载中看到过这件事,只有简单的几句话。说早在几十年前静斋里有位叫慕容芳华的
女子因误中淫毒而丧命于魔门,具体事件并未交代,只附着该淫毒的名称为「活色生香」,堪称天下第一淫药。无
论武功如何了得,但凡中此淫毒必定交合而亡。当年武林就因辟守玄先祖用此药毁女子无数,最后被共起伐之,击
毙于断魂坡,据说此药也随之已被销毁,没想到今又出现在这里。

她深知此淫药异常厉害,师妃暄不敢再聚集真气,只暗念心经,抱元守一,果然体内热流运行速度有所缓和。
恨只恨此时连自尽的气力都没有,仙子知道今次被人淫辱在所难免,忽然间心中就浮现出徐子陵儒雅的身影,假如
有选择的话,她只想把多年的贞操献给他。此刻师妃暄更象一个真正的女人般有了欲望,开始想起男人来。

「这活色生香虽是天下第一淫药,却是由活色与生香两味药合并而成。施放时先用生香,此药犹如庙宇之檀香,
清淡好闻,仙子更是常年闻它,自然不会防备。待其药性深入体内后,再以活色为药引,令中者体内真气立时不能
凝聚,欲念大增,大功即成。练武高手虽说能够屏息运气防护全身,但此药由空气化入肌肤,神鬼难防,用必中招。
不过这药着实难配,本道所剩无几,若非妃暄这般天上仙子,还真舍不得使用呢。」辟守玄说着便伸手去抚摸师妃
暄脸颊,却见她微闭双眸,如玉般清纯的脸庞绯红一片,格外动人,不由看呆,一时竟忘记了动作。

「啊……好热……怎么这么……热……」

这时一旁的荣娇娇娇声地呻吟着,娇躯扭动不已,身披的轻罗外裳已然脱落在地,白玉般的双臂正开始撕扯着
身着的中衣,而白清儿更是整个身体都软倒下来,脸上充满淫荡之色,四肢无助地摆动。原来适才不仅仅师妃暄为
淫药所迷,她二人亦同样中招,只因两女本为荡妇淫娃,不比仙子修道之心,怎生按奈得住,故此现时丑态百出,
淫声不断。

未曾作声的荣凤祥此刻问道:「辟老道,这回怎生是好,师妃暄还倒罢了,她两人乃魔门中人,可有解救之法?」
显然他大半是心疼荣娇娇这个有亲密关系的女儿。

辟守玄未曾答话先取出两颗黑色药丸上前塞入两女口中,转身道:「此药当可免淫毒再三反复,解去性命之忧,
只是仍需即刻交合数次。三位,美色当前,不立马快活一番岂不辜负今夜良辰美景?不过此地不可久留,仍需换个
安全处才是。」

杨虚彦听罢眼中放光,飞身窜出,抱起荣娇娇就直奔夜幕尽头,荣凤祥见影子刺客拔了头筹,抽身亦抱起白清
儿随杨虚彦方向而去。

边不负来至师妃暄身边,刚想伸手却给辟守玄一把拦住,

「边老怪,妃暄不能给你。」

边不负怪眼一番,闷哼了一声,阴阴地道:「辟老儿想独享仙子不成?」

辟守玄不以为忤,摆摆手道:「贫道只是想先取她红丸而已,此后老怪当可任意为之。师妃暄乃慈航静斋首要
人物,功力深厚,得她元阴胜过千个寻常女子,给你岂非浪费?况且道爷总算有些挑情手段,待得她情动如潮,老
怪再享乐不是更好?」

边不负哼哼两声,纵身跃出,口中直道:「便宜你这老儿!」

辟守玄望着边不负远去身影,俯身抱起师妃暄,柔若无骨般的身躯和那晶莹剔透犹如美玉的肌肤,还有似兰花
芬芳的处女体香,令他有如魂飞天外。

师妃暄苦于失去真气,只能凭借多年修行,以默念法华心经抵抗内心逐渐上升的欲念,任由妖道轻薄却无法挣
扎。有生以来她尤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又嗅到辟守玄身上特意洒上的具有催情作用的香气,绯红的
脸颊似又被抹上了一层胭脂,透出惊魂的艳丽;但她美眸紧闭,眉心深锁,额头呈现宝象光华,显见此刻她天人交
战已达紧要关头。可也倍加增添了仙子的韵致。

辟守玄怀抱仙子的娇躯飘落至一片露天的花园草地上,这是大老板荣凤祥新近购置的一块宅地,非常隐秘,亦
成为魔门阴葵派的联系之处。师妃暄就此打消了最后的希望,不再存有半分侥幸,心中暗道,经此一事,即便无性
命之忧,却难逃道心受损,再难登大法之堂,更有负师傅所托,愧对慈航静斋的多年修行,最令人不安的则是一旦
抵御不住欲念,淫毒发作,如同荣娇娇那般做出些不堪动作,自身安危不言,师门尊严因此俱被丢尽。想及于此,
师妃暄不禁娇容惨淡,心若刀绞。只盼望能够凭多年修为克制自己莫做出些有辱师门的事,这也是她现在唯一可以
做的。

这时草地上早已是淫声一片。荣凤祥赤裸全身趴在白清儿身上拼命地苦干着,长达八寸的肉棒深深浅浅的来回
不停抽送。辟守玄正对他们后面,只看见大老板龙眼大小的两颗睾丸使劲往前蠕动,恨不能随同男根一并送进女人
的小穴内,啪啪剧烈的抽插声中顺着肉棒与白清儿的玉门交合处不时流出透明的汁液,沿股沟滑落到青草上,月色
下,两人身下腰肢处的草地如同清晨沾满露水般,亮晶晶打湿了一大片。

白清儿将修长的双腿搁置在荣凤祥肩上,不住抖颤着,浪叫道:「啊……啊…再深……些……呋……」荣凤祥
又重重地带着弧度将肉棒完全插进她小穴,她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啊……啊……继……啊……续……」

「啊……好涨……」又是一声娇呼,荣娇娇张大了小嘴,还未叫毕,噗嗤一下,杨虚彦搂住她细窄的纤腰狠命
往下一按,荣娇娇半坐的娇驱被从后抱住的影子刺客强行压下,足有九寸长擀面杖粗细的肉棒从她分开的玉腿中间
穿进,直接破入闭合的小穴内,一插尽根。

杨虚彦阴囊抽搐了几下,略提起她娇小的身子,再度按落,整个男根弯成弓壮钻入荣娇娇窄小的玉门里,「啊
……啊……啊……」如此反复了几次,娇女淫欲大作,半蹲起娇驱,配合着杨虚彦的动作上下起落,噗嗤噗嗤声不
绝于耳。

「啊……用力……哦……顶进阴房……啊——……」荣娇娇涨红了妖艳的面容,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
大半的脸庞,却可以看见她连连大张的樱桃小口。「啊……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和起伏,胸前的一对可观的乳
房也顺势上下晃动着,雪白的乳房中间那两粒樱红的乳头勃然挺立,似两滴红泪娇艳欲滴。

纤腰下两条纤腿半开,黑黑的密毛上水迹一片,汁液汨汨地被肉棒不停带出,滑过两人腿根,小穴四处满是狼
籍。

杨虚彦暴涨的男根青筋浮现,刺激着荣娇娇紧窄的玉门,穴口那两片如双唇般丰厚的阴肉紧箍住肉棒,唧唧地
翻进翻出,「啊……继续……唔……唔唔……

唔!「荣娇娇娇吟声逐渐郁闷,原来边不负欲火焚身,抽出一尺长的大肉棒塞入她张大的小口内,直插入喉,
尚留小半在外。荣娇娇几乎闭过气去,小嘴被迫张至最大限度,艰难地吮吸着男根。岂料喘息未定,杨虚彦从后往
上一阵狂顶,」

唔——唔……「她瞪大了双眸,费力地想大声娇呼,却只能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眼见草地上这番淫乱景象,辟守玄如何按奈得住,下身已然坚强似铁。以其籍助云雨时提升功力的本事,每天
怎都要连御数女。今次因伏击仙子,未曾行欢,待到此时心中欲火高涨,已是刻不容缓。若非自持手段非常,期望
能挑起师妃暄情焰,早便大快朵颐。

此刻云雨双修放怀中娇女置于碧绿的青草之间,近身地细看师妃暄那无可比拟的美丽和她超凡脱俗的身姿,不
禁惊叹造化的鬼斧神工,竟会雕琢出这样的极品美女,宛若降落凡尘的人间仙子,令人如履仙境。

入目的师妃暄有她灵秀和优美无可比喻的轮廓线条;她那乌黑柔软的秀发宛如清涧幽泉、倾泻而流的秀瀑,自
由写意地垂散于香肩粉背上;她的肤色莹白如美玉,透出青春的张力与生命力;而娇俏的玉容上正抹起阵阵红晕,
呈现一番女儿羞态,好不诱人;在她优雅细致的粉颈下流露于外的肌肤欺霜赛雪,晶莹剔透;虽然化名过秦川的她
身着男装,但丝毫不减师妃暄半分绝世样貌,反而以其胸前优美贲起的弧线在细密的呼吸之间微微颤动证明她足以
傲视群芳的资本与魅力。

辟守玄喉头咕咕作了两响,近乎艰难地发出几个单调的音节,师妃暄的花颜月色使他很长一段时间神思恍惚,
四肢不听使唤,动弹不得。半晌过后,辟守玄方才从后凑近仙子身边,发际传出的一阵健康发香立时扑鼻而来。秀
发半掩下她的小耳朵晶莹洁白,犹如一味精致的江南美点,未曾品尝却已心醉,引得他不自禁地张口轻咬在她粉嫩
的耳根处,顿觉满口芳香甘甜,不禁喜出望外。

原来辟守玄曾经从外邦书籍中得知有一种女子名为蜜女,舔其肤如蜜之香甜。

若能与其行房,情动时尤是妙不可言,不仅小穴可倍增功力,其分泌之汁液与汗水更是甜美无比,是滋补壮阳
之佳品。只是蜜女难求,据载自先秦时期有女嫣然为蜜女外,便无第二人,未曾想今番能得此奇遇。

这突如其来的噬咬由耳根迅疾传入仙子体内,原本尚未安宁的道心如同被蚂蚁爬过,心痒难耐,更引动欲火以
尤为激烈的程度重迭反复的从丹田急速流窜至周身,令师妃暄险些招架不住。虽有师门佛经妙缔苦苦支撑,奈何没
有真气相辅,却仍渐呈下风,可见这活色生香着实厉害,竟能令圣女也动春情。

道爷伸出枯如鸡爪的手抚摸着她丝般光滑柔顺的秀发,将脸贴近仙子粉背颈项处,深吸了几下由衣领内传出的
女儿香味,忽然哈了一口气。

这口真气如同一根轻巧的小草拨弄在师妃暄颈项的每一处细毛上,并钻进她从未被开采过的粉背内,也钻进她
忙于挣扎的心中,顿时好象一阵强烈的热带风暴席卷周身,内心的欲望被完全激发,整个身心都活跃起来,几乎使
得仙子道心尽丧。好在她潜修多年,方保得冥顽不失,但已是强弩之末,霞生玉颊,涨红着粉脸勉力承受。

辟守玄靠着师妃暄的耳根糅合内力又「恩……恩」低低叫了几声,声音不大却大反异常,乍听竟如女音。这是
云雨双修的家传绝技「荡女吟」,利用特有的声音来摧挎女人的心理防线,有许多坚强的女子都在使用此绝技后成
了荡娃,任人为所欲为。今次辟守玄面对禅心深厚的仙子当然要使出看家本领,从而全面征服她的身心。

此刻辟守玄轻轻的吟叫声对师妃暄却如雷鸣电闪,震聋发聩,直接捣碎了刚在心里砌起的防护墙,愈发加大了
药性的发作,燥热的气焰完全遍布全身,内心的需求更是蠢蠢欲动。仙子情知不妙,拼命咬紧牙关,紧守住最后的
关口,不让自己陷入邪途难以自拔,因为师妃暄知道当她把持不住的时候,那情形将成为她一生的噩梦。

望着仙子通红的玉容,微憷的秀眉以及紧咬的玉唇,辟守玄暗自佩服她的定力,但并不在意。作为长久寻欢作
乐的他而言,很乐意象猫抓老鼠般慢慢品味美女,尤其是化大气力能够让师妃暄这样的超级美女在胯下婉转娇啼,
欲仙欲死,这过程本身已经令他兴奋无比。

辟守玄扬手于仙子粉背某处拍了一掌,同时大喝道:「看,那边的人是谁?」

师妃暄未曾呼声眼睛先反射性地张开,落入她眼帘的竟是徐子陵和绾绾。

只见两个赤条条的肉虫正交缠一起,难舍难分。徐子陵自后抱起绾绾,硕大的阳具深深插进她的体内,不住地
往里挺动。绾绾玉手支地不断浪叫着,胸前那一对饱满而滑不溜手的玉乳随着徐子陵的推进前后摇晃着,掀起一阵
阵的乳波,两人的汗不时流淌下来,汇集在交合处,被徐子陵粗壮的肉棒狠命迫开绾绾充血扩张的小穴内,很快又
带出一大片粘稠的液体,打湿了外部的黑毛,在月色下闪闪发亮。

徐子陵抽动了近千次后,拔出阳具,从正面抱起绾绾,使劲将肉棒从她微开的玉缝中再一次地顶没,然后走动
起来。而绾绾玉体上身向后倾倒成弯月,高耸的乳峰上两粒樱红的乳头迎风挺立在半空。下身则在徐子陵行走的牵
动下,不停颠簸着,小穴不时吞吐着粗大的肉棒。突然的,寇仲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二话不说,挺起尺长的肉具,
抓住绾绾纤细的腰肢,由后那浑圆高翘的玉臀直接插入,眼见得肉棒分开缝隙完全挺进菊花状的后庭里,与徐子陵
的那端只隔一线。

绾绾露出痛苦但又是满足的神情长舒了口气。这时两根肉棒前后不服气似地竞争起来,在徐子陵和寇仲默契地
带动绾绾娇躯下,两根阳具先后一进一退地夹击着妖女,刺激地绾绾不住地哀鸣道:「啊……啊……啊……我受不
……了……

啊……顶住……花心……啊……我要……泻……啊——「就在绾绾最后持续地一声尖叫声中,她的小穴里一股
汁液源源不断地沿徐子陵的棒身冲了出来,绾绾身子再也抵受不住,歪倒在寇仲怀里,美目紧闭,玉面晕红。

「波」徐子陵拔出被紧紧夹在小穴里的肉棒,凭空拖出了一道白练,那前端龟头处有一滴滴的乳白色汁液正自
滴落。

寇仲急速地拔出肉具,轻轻放倒绾绾的娇躯,就着她小穴里汨汨流出的汁液猛力又插了进去,大力地抽提起来,
使得高潮未褪的绾绾于半昏迷中再次发出娇吟声。

受到视野与内心的冲击,师妃暄只觉得一阵眩晕,过了片刻方才回神,徐子陵、寇仲、绾绾竟转眼不见,面前
的却是在一旁喘息的杨虚彦,而边不负则正趴在荣娇娇娇躯上疯狂挺动。仙子内心一阵地欣喜,一阵地失落,灼热
的情焰开始在她心中熊熊燃烧,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一下子她又感觉自己的娇躯一凉,整个
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

接着师妃暄便看见辟守玄赤裸着身子贴了上来。

云雨双修施展了家传名为「催梦」的另一绝招,以内力打通仙子体内梦魇之桥,同时再以迷音大法催动,中者
顿生幻象,凡心中所念皆现于幻境之中。不过若非师妃暄真气失去,道心受损在先,加上活色生香相辅,此招亦是
无用。

令辟守玄出乎意外的是仙子原来心有情郎,看她呆呆看着荣娇娇杨虚彦的淫戏面泛潮红的娇容,正是进入幻境
后思春的征兆,不由大喜过望,知道大功已告成,当即趁机伸手去褪仙子身着衣裳。

辟守玄屏住呼吸,惊为天人般小心翼翼地除去师妃暄外衣、中衣,所触肌肤滑如凝脂,不带丝毫瑕疵。当仙子
最后一件玉白色亵衣掉落在地时,顿时芬香四溢,她那圣洁完美的身体裸露在月光之下,如同着了一层淡淡的金,
令周围一切事物黯然失色,更令辟守玄呆若木鸡。

此刻明月清朗,师妃暄犹如那出水芙蓉、莲花绽放,似月宫仙子下落凡尘,似上天恩赐的宠儿,月映光辉下她
那赛雪欺霜的玉容美丽不可方物,弯弯的秀眉下一对美目升起阵阵朦胧如水如雾的霞彩,一点珠唇红润亮泽,一管
瑶鼻娇喘细细。臻首下仙子盈盈俏丽的纤美身段宛若天成,恰到好处,丝毫都不可增减。白似霜雪的晰长玉颈尤似
精雕细琢,划成一道优美的弧线,与她的冰肌玉骨浑然一体。

入目处师妃暄雪白的酥胸傲然挺立,高高贲起的一对乳房凌空矗起似两只玲珑的玉钟,于交会处自然地形成一
道深深的乳沟。娇乳上那两粒红润的乳头象两颗小巧的相思豆点缀其间,受淫药的催发下,在一圈淡淡的粉红色乳
晕中间乳头不自觉地肿胀翘立,乍看更似一对夺目的红宝石。

顺沿令人瞩目的酥乳蜿蜒而下,穿过平坦盈润的小腹和不堪一握的纤腰,端坐草地上的一双修长均匀的玉腿左
右分开,根部是一丛油然的黑。细密的毛丛斜斜紧密地贴在肌肤上,没有丝毫的杂乱,分外显得乌黑油亮。而细毛
下正是仙子最神秘从未为人知的三寸地带。

辟守玄玩遍天下女子,却也从未见过这般完美无暇的躯体,竟忘记了动作,只顾呆看。许久方才醒转,念及如
此美丽的仙体即刻便能任意肆为,纵横驰骋,怎都无法按奈心中淫欲,迅疾脱下衣服,晃着七寸的肉棒扑向仙子。

师妃暄苦于受「活色生香」所制,坚守的道心又遭「催梦」一式瓦解,身心俱已不由自主。眼见那道人赤条条
走上前来的诸般丑态,却生不起半点怒意,娇容反露春色,嫣红了一片,比桃花盛开的朵朵花瓣更为娇丽。

辟守玄不慌不忙地把仙子轻轻仰面放倒,不急于上马,先运气至双掌,离师妃暄冰肌仅搁一线,从上往下慢慢
地抚摸起来。随着道人的动作,仙子的玉体轻微地不停颤抖,他手掌蕴含的热力透入她的雪肤内,加快了淫药的运
行速度,更不住地刺激着未经人事的仙子敏感的每一处神经区域。当辟守玄的掌缘轻擦过师妃暄翘立的两颗粉红樱
桃,仙子如遭雷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
着。

云雨双修将师妃暄周身虚抚过后,仙子已是情动万分,美目水汪汪雾蒙蒙一片,似乎饱含情欲,冰雕玉刻的身
体无助地有些波动,只是她始终紧咬玉唇,未曾发出过半些呻吟声,这是师妃暄仅守的一点意志了。辟守玄见状暗
自好笑,心道:没有了慈航静斋的修为,你只是个女人而已。只要是女人,我就能让你早晚都象荡妇般浪叫不止。
作为花丛老手道人对自己这方面的能力有绝对的自信。

辟守玄俯身至师妃暄身下,除去鞋袜的那一对纤足莹白如玉,用手比对,竟不过手掌,再细看她十个小巧的脚
趾,天生天成,未染半分尘色,剔透玲珑,尤胜人工雕琢,令人爱不释手。辟守玄把玩许久,啧啧称羡,低声道:
「妃暄真乃仙子也,当真会妒煞人间这些庸脂俗粉。」言毕将她的纤纤脚趾逐个放进嘴内细吮着,顺势吻至她雪白
的脚踝,再沿师妃暄浑圆均匀的秀腿盘旋而上,一点一点吻了过去,并不断用舌尖舔弄仙子每一寸柔滑细致的肌肤,
入口处甜如蜜汁,甘之若饴,令得云雨双修恨不能立时就将仙子整个囫囵吞下。

此刻「活色生香」药性已然完全发挥,师妃暄周身变得敏感无比,无论是无意的触碰还是大力地抚弄身体任何
部位,都会使她奇痒难当,更毋庸似辟守玄这般频密的爱抚了。只使得仙子内心如同火烧,道人每一下的触吻与舔
吸都能挑逗起她无穷的情欲火焰,欲望焚烧着意志,那一阵阵接连的酥麻难当的感觉使师妃暄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
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小嘴儿不断吐出无意义的哼声。

仙子发浪了!!辟守玄的呼吸非常急促,双手分开师妃暄的大腿,因为太过奋的肉棒颤抖着,费了一番功夫,
终於对准了她的蜜穴。

像是感觉到失贞的危机,师妃喧突然回神过来,但修长的美腿被两只大手紧紧抓住,她像一条真正的人鱼般摆
动挣扎,但是丝毫没有作用。

「啊……别……别过来……不要……」师妃暄扭动着身体想往后挪着,一双大眼睛惊恐地张着。

辟守玄被欲火烧得大喊一声,压到了师妃暄的身上,迫不及待地将粗壮坚硬的肉棒对准小穴一口气插了进去!

「啊……啊……不要……」师妃暄感到紧闭的小穴被一根硬物粗暴地撑开,非常地疼痛。

辟守玄在挺进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感觉受到了阻碍,一时无法深入,他顾不上这么多,用力狠狠地继续捅了进去。

「啊……」只听师妃暄惨叫一声,一种前所未有的痛感从下体传遍全身,从她的蜜穴口处流出来一片殷红,她
的处子之身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就这么被辟守玄给破了。

辟守玄见到流出来的处女落红,似乎变得更加兴奋,疯狂的在师妃暄的小穴内抽插起来。

「啊……嗯……啊……停……停啊……好……好奇怪的感觉……」

「一破处就开始舒服,妃暄的仙体果然非凡妇俗女可比拟!」

「啊……胡……胡说……啊啊……你莫要再说……」

师妃暄扭动身子踢着粉腿,俗不知这样一来反而是配合着辟守玄的奸淫,未曾体会过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挣扎
的力道也一分分变弱。

辟守玄见状立马再下一城,死死的抓住了她的一对玉乳,同时,辟守玄的双手开始用力地揉搓师妃暄坚挺丰满
的乳房,还用手指头时不时掐一下她脆弱而敏感的乳头。「啊……不……不要捏……啊……轻……轻点呀……」下
身被狠命抽插和双乳被揉掐的师妃暄,被疼痛和触电般的酥麻折磨得全身都在剧烈的扭动。

辟守玄在她的脸上,胸脯,腹部,大腿全身上下狂吻着,尽情地品尝着她如凝脂般光洁地肌肤,中了「活色生
香」的师妃暄,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任由辟守玄在她身上尽情的蹂躏发泄。美妙的呻吟声在四周不停地
回荡着。

「活色生香」的作用会一直持续两个时辰,师妃暄也就被辟守玄一个劲地连续狂插了两个时辰,起初的疼痛只
有一瞬间,现在她更多的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蜜穴里的淫水如洪水泛滥般从里面流出来。

「噢……妃暄……要……要射了……替我生个娃吧……」

「啊……拔……拔出去呀……哈啊……不要……不要在里面……讨厌……啊」

辟守玄的性经验丰富的可以开班授课,但是对上了仙子般的师妃暄太过兴奋,在换了几个姿势之后,终於忍不
住射了出来,师妃暄只感到一股暖流沖击着她的子宫,然后辟守玄的活塞运动渐渐慢了下来,最后终於完全停了下
来。

「呼……呼……」两个人都是全身是汗,在喘息着,尤其是柔弱的师妃暄更是娇喘不断,全身香汗淋漓,一对
被揉搓得留下道道红印的双峰在剧烈地起伏着。

辟守玄把肉棒从师妃暄体内拔了出来,带出不少精液和淫水。

「啊……」师妃暄在拔出的时候又呻吟了一声,身上「活色生香」的作用已经消失了。

但是即使没有「活色生香」的催情力量,现在任何一个男人都能尽情地玩弄她,一次次的被送上颠峰的胴体已
经使不上力气,尤其是在淋漓的香汗衬托下,她身体的曲线更是完美无遗地凸现出来。

「好一支出水芙蓉……」辟守玄抱着师妃暄看得有些呆了,下身又起了反应。

「真想……再来一次……为什么不呢?老怪那边晚一点也没关系吧?反正仙子已经是我们的性奴了。」辟守玄
淫笑道,然后又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肉棒对准仙子的小穴。

「啊……」这时候师妃暄清醒了一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辟守玄正挺着自己的肉棒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

「啊……你……」师妃暄马上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扭动着身子试图运行真气,这时候有脚步声越来越近,辟守
玄见有人接近,连忙将自己的老二一下捅进了师妃暄张开的嘴里,堵了个严严实实。

「呜呜……嗯……」师妃暄感到辟守玄的肉棒一下抵到了自己的嗓子眼,而头部被他的一只手死死地按在了上
面,动弹不得。

两个身影从小路上飞身而起,落到了辟守玄的面前,正是边不负和杨虚彦。

「哼,终於还是落在了我们手里,可不能轻饶了她。」杨虚彦的双目中射出一股邪气。

「辟老儿你想独享仙子不成?已经拔了头筹是否该换我俩享用?」边不负道。

「没见到妃暄有三个洞吗?仙子岂是一根肉棒能够满足的,一起上!」

「呜……呜……」杨虚彦和边不负慢慢地走了过来,师妃暄美艳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使劲地摇着头,无奈
被辟守玄用手死死的按着,只能轻微地晃动一下脑袋。

边不负和杨虚彦将她的双腿分开,分别将大小腿捆在一起,然后托着她的小蛮腰,一前一后,分别将肉棒捅进
了师妃暄的蜜穴和后庭之中。

「呜……」师妃暄发出一声长鸣,身体猛地一颤,极力地像阻止异物的侵入,但结果只是肌肉的收缩将两人的
肉棒夹得更紧。

「哼,准备好了吗,仙子?让你尝尝我们圣门的厉害!!」边不负说着朝杨虚彦使了个颜色,接着,随着两声
大喝,师妃暄顿时感到蜜穴和后庭爆被异物快速进出着,这时候,辟守玄的肉棒也在师妃暄的小嘴中快速而猛烈地
抽插起来,把她的脖子都快要捅歪了。

「呜呜……」可怜的师妃暄在三人的绝技猛烈夹攻之下,被三只大肉棒捅得欲仙欲死,早已超出了自身的承受
极限,一泻千里,蜜汁狂喷,被几只大手拼命挤搓的一对豪乳也被捏得乳汁四射,整个人被无与伦比的痛苦和快感
的潮水彻底地吞噬……

…………

数月后,京城。

早先有江湖传闻,一间怡红院的盛大开幕仪式吸引了四方的武林人士来嫖,匾额上书写着「慈航妓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