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性虐的贡品
性虐的贡品
绫的心中有种情感崩溃了。那是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它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而且和这个相反的是已经觉醒到和男人肉体相奸,所获得的生殖喜悦的十八岁肉体却正不断渴求着这份欢愉。男人粗大的肉棒……嘴巴正张的大大,全部含住这根肉棒的自己……口腔被肉棒大大地撑开着,嘴里的每个角落都有着明确男人肉棒的感触,然后是鼻腔闻到了更为浓烈的男人性器上的腥味,脑袋里装满着这样的气味。已经不能做任何的思考。身体花蕊中所涌出强烈的冲动正冲击着绫,她很自然地开始吸吮起肉棒。伸出了舌头在龟头和雁首间来回舔动吸吮着,嘴巴缓缓移往侧边,毫不放松地舔吮着。坚硬粗大滚烫肉棒的感触,好像要再次确认出舌头的确有这样的感触似的,她活动起舌腹舔吮着雁首。在舔吮的当中,马口涌出的黏液流进少女的嘴巴里。女人的本能渐渐对于粗大的男人肉根感到饥渴。舌头不时地颤抖着,从雁首到马口间来回做了无数次的口淫,然后舌头爬行在肉棍上,同时慢慢上下移动着脑袋,将整根肉棒给深深吞进口腔的深处。绫自行将肉棒纳入到口腔的深处。过了不久,她慢慢前后摆动起来。看见少女这样的口淫,带给男人无比的满足。在经过几次的强迫口交后,绫现在终于完全向自己呈献出自愿性的口交。「嗯嗯……嗯嗯……嗯嗯……」不断地舔吮着,绫陷入口交的喜悦。绵密的舔吮当中,肉棒的黏液满布在口腔中和口水混合在一起了,她吞下混合液体,下腹部爆发出一阵难耐的骚热。在男人肉棒逞凶下,十八岁的女子高中生已经彻底屈服在自己的性欲中。男人是舒服地接受少女的口交技巧。在敦下体上,少女双腿无力垂摆着,只是口中的动作却慢慢变大了,不时地可以听见混合着唾液所制造出来的淫猥声响。简直就像是被什么附身似的,绫陷入口交的幻境中。对于肉体所献上的性服务也彻底燃烧着自己的心灵。在这样专心的奉献中,喜悦的火焰是如此的猛烈。绫在敦的下体,上上下下的动作加大了。口中紧吮着的肉棒也跟着慢慢变热了。一面激烈的使用舌头一面不停地强烈吸吮着。「啊啊……啊啊……好爽……」绫过去没有展现过的口淫,让敦不断的发出舒爽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从口中冒出:「啊……全部……都要舔到……喔……」受到这声音的嘱咐,绫停下吸吮肉根的动作,这次是吐出舌头,啾啾啾啾地舔吮起肉棒。「是这样的……对了……爽……嗯嗯……下面一点……全部……爽……吸的不错……」模模糊糊的听着敦的喃喃自语。在这股声音的鼓动下,绫的舌头在敦的肉棒上爬行着。轻轻含着肉根,非常小心地用舌头爱抚着。这样的行为慢慢从龟头移往根部。「阴囊也……好……好好地……对的……」绫的嘴巴来到肉棒的根部,伸出舌头开始舔吮起根部下的阴囊。那是有着一些阴毛包裹住的器官。出于女人的本能,她生出疼爱着男人精液来源的爱意。绫温柔滑动着舌头。她的头更加深入地埋进敦的胯下。脸上有着被肉棒碰触的感觉,但是现在已经完全陷入这样性行为当中,她并没有一丝的不快感。嘴唇轻轻一挟,确认着柔软阴囊中鼓起的那两丸的感触。是男人精液的中枢……十八岁的少女官能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了。绫就这样的开始爱抚起阴囊了,用着舌头和嘴唇挑逗着阴囊,引发出难以形容的快感。过了不久绫爱抚的对象就从阴囊转变成肉棒,舌头爬到龟头上,再度张开嘴巴小心翼翼地吞下去,舌头缠住雁首,开始激烈地吸吮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绫持续进行着发出啾啾啾啾滋声响的口淫。沉溺在口交中的女子高中生……任凭绫的喜好一阵子后,敦已经十分满足她的口交了。这时他想要更进一步的服务了。他将少女从胯下抓起来。而她口中含住的肉棒从湿答答地脱离出去。龟头前端的淫液一滴一滴地往地上滴落下去。有点半发呆状态的绫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模样。敦站了起来绕到她的背后,伸出双手环抱住纤细的腰身,然后使劲地把她带了上来。「快点,挺起你的腰部!」非常爽快服从敦的命令,绫立刻抬起了腰。雪白柔软的丰满屁股就正对着敦,挺在了半空中。非常醒目的腰骨强调出她的主人是一个女人。这样卑猥的模样益发增高敦的兴奋,胯下丑陋的肉块是更形坚硬了。绫的内裤早已经是黏答答了,抓住内裤用力往上提起。性器四周微微鼓起的部位更是清楚的强调出来了,因为是女人自己本身做出的关系,所以更加深了卑猥的程度。因为少女的爱液已经大量分泌出来的关系,所以透过内裤,生殖器的形状更是清清楚楚的浮现出来了。「你的阴户已经湿淋淋啰……」「……」像这样屈辱的话听在现在绫的耳朵,却觉得愉悦极了。在绫的背后,敦伸出手放在内裤上面,开始粗暴爱抚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从敦手部的粗暴爱抚下,产生出来的深深快感,如波浪般从蜜壶涌出向全身蔓延出去。这当中,苦闷难耐的呻吟也随之脱口而出了。自从和敦有了性爱关系后,这是第一次领略到这样无比深的性感。是和淳二间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的……一旦体验过这样的滋味后,身体和心灵都彻底的融化了,年轻的肉体是已经完全臣服于这个叫敦的男人了。片刻后,敦的手终于伸向少女内裤,将内裤一口气地脱掉。阴部传来暴露在外的感触。受尽屈辱的羞耻心和黑暗的喜悦混为一体,这样情感对绫发动攻击。内裤就这样的被脱到膝盖下,敦的手指紧跟着就插进完全湿润的花瓣中。阴户被插开的感觉,少女感到腰身突然一阵颤抖。男人的手指开始摸索着阴道的入口,然后顺势插了进去。指尖处马上就被少女滚烫高热的蜜壶和湿答答的爱液所缠绕住,然后又传来阴道壁黏膜的感触。和已经有过好几次的性交经验没有关系,十八岁的少女阴道就像是处女的一样,紧紧地扣住入侵的手指。在这样的情况下,手指还是奋力地向里面钻。「啊啊……」蜜壶被侵入的感触让绫苦闷地叫了出来。双手妖媚般蠢动着,轻轻抓住棉被来表现出心中的感受。「爽了吧,很爽吧?」对于敦的问话,绫是轻轻点头作为回答。「有感觉了吧……再来……」说完后,敦的手指开始在蜜壶中活动起来。「啊啊……啊啊……啊嗯……嗯嗯……」蜜壶被挑逗着,绫叫了出来。手指在黏答答热呼呼的蜜壶中蠢动着,开始抽送着。卜滋……卜滋……卜滋……卜滋……阴道慢慢地蠕动着,来锁住侵入的异物。在蜜壶受到玩弄的当中,深处的地方也开始慢慢冒出甜美的浪波。成熟的子宫就像是渴望着受到爱抚般的骚热了起来,甚至有了些许的疼痛感。「用力……用力点……」绫女人的本能催促着自己,希望骚热的蜜壶能够受到更多的疼爱,这样的心情慢慢驾驭起身体和心灵了。「啊嗯……啊嗯……舒……美……」甘美难耐的呻吟和喘不过气来的呼吸。有时候可以看见绫的腰身颤抖着,就像是在邀请着男人。肉壁里的热度是更加高热了,湿润度也增加了……指尖感受到柔肉的蠕动,敦也起了冲动。绫腰部妖媚般扭动着,慢慢引诱着敦。敦将手指从蜜壶中拔了出来,向前几步,让自己的腰间顶到绫的屁股上,手抓起自己耸立的大肉棒,轻轻贴在已经完全湿透的花瓣上面。「已经想要了吧……小绫……」敦一面说着一面从花瓣往会阴到菊花蕊间慢慢摩擦着,窥视着绫的反应。滚烫坚硬的棍棒在肛门和性器间来回玩弄的感触。那根棍棒是什么,那是非常清楚了。在这样的感触下,下腹部中心的慌意乱是更加的强烈,强烈的渴望正折磨着绫。想要一根棍烫粗大坚硬的肉棒贯穿过自己蜜壶的渴望……不断地想着这点的同时,腰是更妖艳的舞动着,花瓣中吐出滚烫的汁液。敦看见绫这般反应后,他感到非常快乐,龟头也就慢慢接近已经湿透的肉壁的入口了。「啊……啊嗯……啊嗯……」绫非常焦急地舞动腰肢,来回应着敦的企图。这样发情的举动更增添敦的兴奋程度。「让绫觉醒到身为女人快感的人是我!」诱导出女人发情带出征服的喜悦。自己开发出她的肉体,教导她性交快乐,这十八岁的女子高中生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挺着屁股拜托着自己和她再次的性交。「屁股再举高一点!」受到敦的吩咐,绫有点害怕地再抬高点屁股,让花瓣更加的暴露出来。是清清楚楚地看见少女的花瓣,眼前仿佛已经出现还带着粉红色色泽的肉壁。而且花瓣内还冒出爱液出来,看来是已经相当渴望着自己的大肉棒插进去。「想要了吧……小绫……」说完后,敦将龟头便一口气埋进绫的阴户里。绫无语地上下轻点着脑袋,她的本能已经不能再忍耐了,想早一点有男人粗大的肉棒贯穿着身体,填满整个蜜壶……敦猛然舞动肉棒挥军直入,插进绫的花瓣中,接着双手紧抓着腰骨,使劲地拉向自己,肉棒就深深的插进蜜壶中。男人肉棒强力插入到阴道里,灌饱了整个蜜壶。「啊啊……啊……啊……嗯嗯……」背部立即弓起,绫表现出自己所感受到的喜悦,娇艳的肌肤上出现微微的红色色泽。肉棒像是被吸纳进入到蜜壶的最深处,带给男人无比的快感和满足感。十八岁的少女是充满着年轻,充满着活力,她的女阴真是超完美,带给自己无可取代的喜悦和兴奋。手押住绫的腰骨,慢慢前后抽送起自己的腰身,沾满爱液的红黑色怒张肉棒反覆地在完全湿润的蜜壶中进进出出着。这当中,绫的嘴巴窜出了娇羞难耐的呻吟:「嗯嗯……啊啊……啊啊……喔喔……美……美……」忽强忽弱的抽送,腰部反覆进行着抽插行为。「啊啊嗯……」忽快忽慢的不断突刺,次次都深达蜜壶花心的最深处,这当中绫的呻吟转而变得有些尖锐起来了。绫自己慢慢地来回扭动着被敦双手按住的腰身。满是光滑曲线的下半身,扭动起来显得格外的耀眼。白皙浑圆的屁股慢慢回旋着,引动着全身也一起动了起来。微微下垂的乳房摇阿摇地晃动着,完全坚硬的乳头突起地特别醒目。「啊嗯……啊嗯……啊嗯……」男人的肉棒在蜜壶中来回抽动着,从蜜壶中窜起了过去没有过的强大浪波,猛烈地攻击着绫。她一片空白的脑袋中好像受到什么东西撞击到了,性器慢慢地慢慢地变得滚烫高热了,男人的肉棒就被迎接到更深的地方,接着全身更是渴求着更强烈性交刺激。「深点……深点……深点……用力点……用力点……」自己主动的扭动腰身表现出这样内心的欲求。「嗯嗯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嗯……」绫绵绵的呻吟是索求着更深快感的信号。敦和绫都在寻求着更深的性交快乐,两个人陷入更疯狂更激烈的性交中。为了渴求着两人间更紧密的结合,绫高高地抬起屁股,摆出了撩人的姿势。敦也前后左右移动着她的屁股,尝试着各种插入角度的性交。这当中,少女的嘴巴叫出诱人的呻吟,年轻的蜜壶战栗着蠢动着,带给男人更深的快乐,使得他的抽送也慢慢转变成更快更强更猛了。啪啪……啪啪……啪啪……是敦的下腹部和绫屁股互相撞击的声音。深深埋入花心的龟头不停地撞击着子宫的颈部,带给绫重重的深深的刺激。子宫被疼爱到的喜悦……「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双手紧紧抓着棉被,将脸埋进去,她口中的喜悦是更加的高亢。绫的身体向前倒去,敦就抓着她的双手腕拉向自己。将她的手腕扳到背后,慢慢地将背转过正面。「爽吧……爽了吧……」敦一面抓着她的手腕一面更强力地抽插着,柔软的肉体也跟着摆动,更加强化着性交激烈的程度。少女的身体激烈颤抖着。「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这样激烈的背后性交体位的玩法,让绫的呻吟是更加的强烈。子宫受到更强力的摇动,像光似的电流奔走在全身,呻吟的音调是更加的尖锐,全身有着一种麻痹似的感觉。这感觉带来像是麻药般强烈的快乐,这已经完全地吸引住绫。现在只能任由敦的玩弄了。双手腕被压制在背后,拉此间,十八岁的肉体激烈地贪求着性爱的快感……过了不久敦放开她的手腕,两个紧密连结的肉体跟着就分开了。受到慌乱粗暴玩弄的绫,溃提般倒卧在棉被上。身体像是被直接丢在棉被上一样,肩膀上下激烈地摇摆着,可以看出是她的呼吸已经相当的紊乱了。在绫的面前,敦将她抱住,正面对着自己。紧抱住她已经完全脱力的身体,让她的两只手腕抱住自己。她身上十分火烫汗水淋漓的肌肤,黏滑的触感传了过来。绫是紧闭着眼睛,浑身颤抖着。打开她的双腿来盘住自己,缓缓地夹起她的脸蛋来到自己的面前,轻声的说着:「绫……张开嘴巴吧!」绫老实照着话做,张开了嘴巴。血红色完全湿润的嘴唇张开了,露出里面雪白的牙齿。「吐出舌头来!」「……」红色的小舌头慢慢伸了出来。有点轻微颤抖的小舌头刚刚伸出嘴唇边,敦就马上张开嘴巴吸了进去。啾啾……啾啾……啾啾……啾啾……舌头被这样的玩弄着,现在的绫完全沉浸在性的兴奋中,就连腰间一带也感到特别的搔痒,特别的难耐。观察到绫这样的心情,敦紧抓着她的腰间拉向自己,来到自己十分粗壮勃起的肉棒上,然后手放开了腰,让沾满爱液黏答搭的肉棒,再度顶在已经完全绽放的花瓣上。「绫,这次我们换这个姿势做做看!」说完后,敦将原先放开的手再度搭在细腰上轻轻地抓着,然后再专心逗弄着她的舌头。男人的性器就贴在自己花瓣上……刚刚所感受到了强大深深快乐的浪波……带起这个浪波的东西……无意识中,年轻的肉体受到肉棒的吸引……绫的腰轻轻上浮了,又慢慢的下沉。「呼呼……呼呼……嗯嗯……」主动地让粗大的肉棒贯穿过自己,这感触让绫发出热呼呼的叹息。当蜜壶再度迎接巨大的肉棒后,腰更往下沉去,顺势地将肉棒带往更深的花心深处。滚烫坚硬的肉棒埋在了自己蜜壶的肉壁中……绫一面将腰往下沉一面紧紧的抓着敦。自己的内部挤满了滚烫坚硬的肉棒……让男人肉棒扩张着自己蜜壶的喜悦……「全部……全部都进去了……」敦小声地用话语的挑逗着。「……」绫只是用剧烈的呼吸来回应。「动动看吧……快点……」耳朵边,敦的低声吩咐直接回荡在绫的脑袋中。像是受到这个声音的引导,少女的身体慢慢上下摆动着。这是十八岁少女第一次主动地进行性行为……「啊啊……啊……啊……嗯嗯……」肉体和肉体摩擦的刺激下,绫欢喜的声音也慢慢地变得清晰了。抱着敦的手腕也逐渐使力了,更加紧紧地抱着,弯着脑袋脸就靠在他的脖子上。此时,敦在绫的耳朵边轻轻的说着:「很爽吧……动动看,会很爽的!」「啊啊……嗯嗯……啊嗯……嗯嗯……」绫上下摆动的幅度变得大了,过了不久摆动的模式更变成三度空间,身体飞舞着。敦也伸手到绫的背后紧紧抱着绫。背后已经冒出了许多的汗水,没有任何的赘肉,肩胛骨和背骨的感触清晰传进手中。是绫第一次主动的性交……第一次感受到新的喜悦模式……用自己全身每个角落的来感受着凶狠的男人肉体……混合着各式各样感觉的喜悦……由蜜壶蔓延到全身的恍惚感……索求着这些感觉的欲求是更加的强大了,变成一种贪念了。卜滋卜滋的卑猥声响随着绫的动作是更加的响亮了。「小浪穴……很舒服吧……很爽吧……」「……」「很爽吧?」「是……是的……」绫一面埋头追求着性交的快感,一面终于开口回答了敦的问话。已经不能停下来了,自己肉体的动作也慢慢地慢慢地变得大了,腰和腰紧紧地贴着,前后左右的摇摆着,感受到体内粗大滚烫的肉棒,然后品味着摩擦产生的刺激。「嗯嗯……嗯嗯……嗯嗯……」一面叫出了勾人的呻吟一面专心的性交着。过了不久停止抱着敦,膝盖使劲的支撑着身体,不时的开始上下摇动着。「深点……用力点……深点……」绫的本能引诱着自己追求更激烈的性交。在男人的身体上,十八岁少女青春无敌的肉体跃动着,飞舞着。卜滋……卜滋……卜滋……沸腾出黏答搭爱液的蜜壶有着粗大肉棒激烈地进进出出着,从结合的地方喷洒出来的爱液,弄湿了两个人的阴毛,然后滴落到敦的身体上。敦伸手轻轻搭在少女的腰间,来帮助她的活动。「啊啊……嗯嗯……啊啊……」喜悦的声音反覆地从嘴巴里冒出来,这样的感觉慢慢的缩短了。「想要丢了吧……」「是……是的……」敦突然将腰往上一顶。「啊啊!」强大无比的刺激让绫发出高亢的呻吟,瞬间像是一股电流通过身体的感觉。「你太好色……太淫荡了……你的小穴……」「……不是……」这样屈辱的话语对现在的绫来说是有着增加快感的效果。「你想要丢了吧……」扭动着腰身,绫继续性行为。「是……是的……」微微低着头的绫做出这样的回答。「拜托你了!」「……」「让我丢了吧……拜托……」「……了……」鼻子里呼出滚烫的呼吸,绫的嘴巴好不容易地挤出了这句话来。「说清楚点!」像是要绫确认出自己的立场,敦无情地逼问着。「让我丢了吧!」绫清楚说出淫猥的请求……敦放开绫,然后顺势地把她堆倒在棉被上,两个人恢复成正常的体位。绫慢慢地张开双腿,摆出可以容纳敦插入的姿势。「我也要……一起丢吧!要射出来才对!」说完后,敦全力冲刺起来。「啊啊……嗯……啊啊……美……美死了……」强力的抽插和腰身的扭动,少女的肉体激烈地上下晃动着,口中的呻吟更是不断。四肢缠绕在一起两个男女正专心着进行生殖的行为,混杂着呼吸声,两个人肉体彼此交相撞击着,演奏出更加响亮的音符。「死了……死了……已经……死了……」绫的缓慢呻吟终也断断续续。和刚刚完全不同的强大浪波奔跑在少女的身体里。她口中呻吟的音调也慢慢的推高,变化出苦闷的腔调。「啊啊……不行了……啊啊……嗯嗯……啊嗯……啊嗯……美死我……浪死我了……」少女抱住男人的四肢开始僵硬了。察觉到这点的敦冲刺地更加快速。肉体和肉体撞击的声音,两个人的身体冒出了汗水滴落到棉被上。啪啪……啪啪……啪啪……卜滋……卜滋……卜滋……慌乱疯狂的抽送,少女的头发也随之飞舞着。抱着绫,引爆这场混乱的敦最后终于来到高潮的前面了。「喔喔……啊啊……要射……要射了……」敦猛力地一刺,将肉棒深深埋入花心中,然后急速穿透般的抽送突然就停了下来。随着强力抽送的突然停歇,缠绕着自己肉棒的年轻女人蜜壶中的软肉,蠕动着来迫使着自己登上高潮。「啊啊……啊嗯……啊啊……死了……」承受敦最后一击最猛力的刺入下,绫所受到刺激达到最高点,爆炸出更加高涨的冲击波浪向绫猛扑而来。从背脊到尾髓骨流过好几次要射精的征了,在每一次的征兆中,所品味到的快乐持续的累积,已经不能制止了。现在很快就要得到至高无上快感的肉体,强忍着射精的欲望,用全身来感受着宛如置身天堂的刺激和兴奋。想要不断持续品味着甜美滋味,意志不断的坚持着最后还是臣服这个加速度而来得的快感。至高无上的快感即将引爆出射精的狂潮。引爆的时间已经近了……被强壮男人压在身体下面,少女正投入激烈浓厚的性交。呼吸紊乱以及流着汗水微带红色的肌肤,她的肉体已经转化成非常出色的绝色女人所该具备的肉体了。这女高中生也已经可以十分清楚和品尝过生殖的喜悦……「要射出来了……射出很多来……了……」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临界边缘,敦贴在绫的耳朵边悄悄的说着。阴道强力的蠕动着,身体激烈的摇晃着。「啊啊……不行……啊啊……身体……不行……不行……」受到越来越激烈浪波的翻弄,绫胡言乱语似地拒绝着在蜜壶中射精。「不行……不行……」虽然是已经好几次让敦在蜜壶里射过精了,但即使是如此,少女的本能还是会抗拒的。「想我射出来吧……你看……你看……这不是很爽吗?」「不……不……」理性发出了抗拒的声音,同时在绫的内心深处也出现了另一个不同的声音,两种意念形成了一个漩涡。第一次被敦强奸的时候,就感觉到在身体里的射精,追求着生殖的女人本能对于这件事……对的,就是在那个瞬间里,觉醒到恍惚的感觉……又想要男人强力喷洒出的东西灌溉在……无意识里又想要再度得到更深的满足感。「啊啊……已经……射……射出来了……」「不要……啊啊……不要……啊啊……」可以看见还是有短暂的抗拒,但是女高中生的肉体是早已经再次屈服在允许男人在蜜壶中射精的欲望了……最后的时刻终于到达了。「小绫……小绫……喔喔……喔喔喔!」使劲的接连抽动几次,口中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屁股激烈的收缩着,敦终于射精了。碰碰……碰碰……碰碰……自己的体内爆发出带有自己遗传因子的火热元素,开始灌注到充满着年轻活力十八岁女子高中生的蜜壶中了。是有这样的感觉。了却自己的渴望,带来了充实感和满足感。然后是扩散到全身的深深快感。难以形容的喜悦……「啊啊……啊啊啊啊……」领悟到敦又再次射精了,绫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又空白了。再次体验到的绝顶感和恍惚感……身体颤抖的表现出这样的感觉……再次承受敦射精的本能喜悦……张大着双脚紧紧的抱住,绫的腰间不断的摩擦着……这期间里,充满着年轻活力的生殖器贪婪地缠绕住正不断射精的男人肉棒,一而再再而三地哄出更多的精液。和一开始的时候相比,这样是有着更深效果更好的成果。「喔喔……喔喔……」绞碎般的感觉再度带来强烈的快感,让敦释放出更多的精液。淡红色黏膜的器官里,不断有着一股又一股的白色混浊液体喷洒进来,和蜜壶中所分泌出来的液体混在一起,跟着这些混合起来黏糊糊的液体全都被吸进到花心深处,最后渗透进已经有过几次敦射精开发过的子宫内部了。射精完了之后,像是已经精疲力尽的敦就倒卧在绫的身上。从来都没有像这次这样的深深快感,敦再也说不出话来。敦的体温传了过来,身体蜜壶深处堆满了都是精液的感觉,绫徜徉在深深快感浪波的余韵中……激烈性交过后的两个人都是汗水淋漓的了,呈现出虚脱状态,彼此相互叠合在一起。寂静又再度笼罩在四周,窗外的蝉声也迅速地钻进耳朵里。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及像是午后雷阵雨般的吵杂。射进窗户中的阳光还是相当强烈,两个人肌肤上的汗水反射出了光芒……绫一面抱着敦粗壮的手臂一面发呆着。大概是因为刚刚全身舞动的关系吧,她觉得非常的疲倦。远处传来轮船的汽笛声。也没有注意到有时敦会轻抚着自己的头发,往事如同梦幻般在绫的脑海里苏醒着。和淳二间的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的经验……正当浓情蜜意而越来越深感充足时,淳二却突然地背叛……之后和敦所发生的事……知道淳二要结婚了……以及刚刚和敦有过的疯狂的性交……这个夏天里的短暂时光中,自己的肉体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连续地有过不同男人的经验。和男人肌肤相亲的意义……自己想要追求的目标……为什么又会抱住侵犯自己的敦……这些感觉交错在一起,切不断理不清。「伯伯!」用着清楚的语气说完后,绫爬起身体。「什磨事?」对于绫态度上的变化,感到有些讶异的敦回答着。「已经结束了!」「结束?」「对的,这里的事已经全部结束了。」断然的腔调中,绫说完后就爬起来,走到窗户边看着海。窗外看见的太阳慢慢沉下,海面开始由蓝色转化为金黄色。四处反射的光线也射进了小屋里。这个光线映射在绫滑溜溜的肌肤表面,反射出黄金色的光芒。沿着肩膀到腰间的这条柔软曲线是有着说不出来美艳。苗条的腰间以下是已经十分知道男人的了。腰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刚刚用手所确认过的用全身感受过的应该是绫的肢体。但现在好像似突然间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似的了。应该是和自己再也没有任何间隔的少女,和自己间现在却感到被一个巨大无比的鸿沟给阻隔开来。过了好一阵子后,绫忽然的回过头来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吧!」说完后也不再管敦了,绫匆忙地开始整理善后的工作。对于绫态度上这样剧烈的变化,敦感到十分迷惑,而另一面还是不发一语地默默准备着回去的事宜了。但是内心里却充满着虚无的感觉。急促的脚步从房屋中飞奔而出,少女的脚步是那样的坚定,强而已力的行走着。这样的背影映射在敦的瞳孔里,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似的。行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两个人没有任何交谈就回到船上。海风吹拂着头发,绫凝视着每一个岛屿。敦突然感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绫就像是变成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他怅然开着船。西下太阳的光芒将这样的两个人染成了一片红彩……************几个月后。宗庙方面公布了志乃升任成正式巫女的讯息,在纯朴的小岛上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有各种的反应。有的在意志乃的年纪……有的是非常惊讶庙主的强硬态度……但是同时间里也发布志乃怀孕的消息,这更引起另一波强烈的惊讶。高叫伦理论调的人们大声质疑着,但是在这些岛屿上一直支配着每个人的传统习俗却慢慢地压抑住这些反对的声浪。身穿着巫女衣服随着庙主一起出席祭祀场面,神情显得非常愉悦的志乃已经可以看得出是具有巫女气质。一开始会稍微引人侧目的是志乃隆起的下腹部,但她的样子可以十分清楚的让人感受出她已经是具有一个绝妙女人的韵味了。光明正大地和庙主一起处里各种事物的志乃,熟练的处理方式已经能够说服任何人她作为巫女的人选了。女佣人是笑眯眯地看着这样的志乃,而宗主的眼中更是多了男人的贪婪。「到这里,祝词岛也可保安泰了……」「说得没错……」巫女和祝词岛的继承人都有了着落,两个人品味着这样的喜悦。************同一时间里,绫也终于毕业了。在经历过这个夏天后,她已完全长大了,而和敦的关系也在那一天结束了。从那天起,绫就绝对不再和敦见面了。虽然是有过几次和敦的不期而遇,但是没有再和他发生过男女关系了。很不可思议的是敦也回避着绫,没有和她再碰面的想法。绫考上了一间二专制的预备学校,在学校里和高她一届的学长谈起恋爱,拼命享受着过去没有获得过的恋爱,然后又努力地念书终于顺利取得学校的推荐。担心早苗的反对也顺理成章获得解决。「就照你喜欢做好了!」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决定绫可以到日本本岛过新的生活了。绫瞒着早苗和念本土大学的男朋友一起同居了。那个夏天所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仿佛是很遥远了,慢慢地在绫的心里淡薄了,慢慢地遗忘了……************敦开着渔船驶进港口中,从船上了望着港口。渡轮里依序走出一个个身穿冬季制服的学生门。每个人的手里都拿个一筒装着毕业证书的筒子。其中也看到了绫的身影。好几个月没有看见绫了。自从最后的性交过后,虽然有过几次的碰面,但不知为了什么自己好像刻意地在回避着和她碰面。那要追求着少女充满着年轻活力肉体的自己好像已经消失了,同时很明显的就是自己更加的苍老了。远远望见的身影,每个地方都是不会忘记,那是有着是属于自己身体一部份的错觉。那个夏天所发生的事……自己用身体品尝过的少女年轻的肉体……那样强烈的回忆到了今天还留有淡淡的追忆,并没有全部的消失。「那是……」点起一根烟抽了一口后,再度追寻着绫的身影。但是,再也看不到绫的身影了。「那或许是发生在夏天的一个梦而已,说不定……」一种说不出来的苦痛涌上了心头,手中的烟丢向海中……柔和的春天阳光洒在了海面上,海依然是那样的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