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还是娇妻好
还是娇妻好
他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因为她的两只藕臂不但无法挡住他炙人的视线,反倒将她的两团玉乳更加拢挤出撩人
弧度,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

慌乱之中,她也没能发现自己其中一只粉嫩乳尖正调皮的从她的手臂间探出头,俏生生地对他招摇着无限性感。

雷子建的呼吸逐渐急促,他并不掩饰被她触发的亢奋,胯下高高挺起的粗长男性正大剌剌地展现在她眼前,向
她宣告着不久之后将对她的占有。

虽然不能说陌生,但要她面对他的兴奋,还是让她很是难为情,况且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不止乱了她的心,也
让她慌了手脚,让她平素淡漠的神态消失殆尽,显得更加可爱也更为真实。

强压下涌上心头的不安,郭宛婷移开与他相视的目光,嗫嚅道:「我还没洗好……你今天怎么会来……我……
你……」

正当她懊恼的低着头,在心里为自己的语无伦次感到挫败时,突然笼罩而来的阴影及哗啦水声截断了她口中没
意义的话语,她反射性的猛一抬头,刚好看到雷子建高大健壮的身躯跨进木桶。

「你做什么?」她的声音完全变了调,将她的惊慌彰显无遗。

他的体积让本来八分满的热水因为他的进入而满溢出来,大量的水花将桶外的地上弄成了一片湿淋淋。

他的进入让她慌张的起身,上遮下掩的想离开这被侵犯的空间。「你……你要洗我让……让给你……啊!」

她没能有机会跨出木桶,话也没能讲完,就被已经安坐在木桶里的雷子建伸手将她扯进宽大厚实的怀抱里。「
别跑,你反正还没洗完,我们干脆一起洗。」

「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别这样……」她无法抗拒他的力量,整个人向后跌在他盘坐在桶中的腿上。

环在她腰间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牢牢按压住,将她按在他的身上,而现在正在她光裸臀下磨蹭的灼热硬物,不用
细想,她也清楚那是什么。

他如此反常的行为,让她将闪过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说出口,「你是不是喝醉了?你放开我呀……」

她不安分的扭动,让她细滑的臀肉抵着他的男性来回滑动。「嗯……」他的勃发哪里禁得住她无意的挑逗,倏
然的快意让他下身一紧,火热的男性更加肿胀硕大了起来。

她两手挥舞着,想抓住木桶边缘,意欲挣开他的钳制,却更加深了与他身躯的摩擦及触动,「放开我、放开我!
你别这样……嗯啊……」反抗的话语突然中断,她的口中逸出了细软的嘤咛,「啊……呃啊……不要……不……」

「我没有喝酒!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宛婷,你要负责帮我消火……」他喉结上下滚动着,将喑哑的呻吟送出
口。

他的手在水中硬是分开她的大腿,让她双腿大张的坐在他的腿上,同时挪出一只大手向上捧起她一团白脂玉乳,
肆意的揉搓抓捏。

「我没有!不要呀……」她拚命摇头,不肯承认他会如此兴奋是因为她的缘故。

「你是我的妻,没有理由拒绝我,也容不得你说不要!宛婷,乖乖的把腿张开,别乱动……让我爱你……」因
为情欲而更为低沉的性感嗓音向她示威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同时也诱哄着她,好让她能放弃无谓的挣扎。

他不理会她的反抗,大掌硬是在她玲珑的身躯上下抚弄,直到她口中发出无法抑制的美妙吟叫。

「对,就是这样,腿再开一点,对……」

察觉她身子的软化及放弃了抗拒,他总算是放松了对她的钳制,略微粗糙的掌心在她丝绸般的大腿内侧游走。

将抓住她大腿阻止她挣动的手掌移到她被热水浸泡着的私密处,粗糙的指尖立时揉上她娇嫩的花瓣及紧紧闭合
的软绵穴口。

「你的身子真软,尤其是这里……不但软嫩还滑溜溜的……」

从来不曾听过他说出这样煽情下流的字句,郭宛婷在害臊之余,反而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啊……啊……」

他闻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清甜气味,硬挺的男性因这气味更加肿胀悸动,低头吮吻她白皙的肩头,湿滑的舌滑
过她细致的肌理,间或用牙齿轻咬她的颈项,激得她敏感的瑟缩。

她弓起背将头侧偏,让他的唇舌更方便舔吮她的颈窝,同时下体也被他的粗指侵占。「不……」

方探进她的穴中,他就展开了火热的抽送,将她弄得娇躯轻颤、春水直流,她脑海中因为身子承受的挑弄而变
成空白一片。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宁愿他像以往一般随意草率的敷衍了事,也好过现在这种撼动她心魂的磨人煎熬,她
并不想为他乱了心呀……可是雷子建没能如她的心意,坚持用火热的激情手段探索怀里初次带给他新奇感受的水嫩
娇妻。

随着他粗糙的长指挤进她无限软绵的嫩穴前端,火热的快感从他所碰触到她的每一个部位窜起,「宛婷,你好
紧好小……就像初次承受我一样……」

「嗯……嗯啊……不要……」

他的指腹竟然寻到她穴中一处特别敏锐的嫩处,不过揉了两下,就让她浑身娇颤,无力的放松了紧绷的身子,
任由他抚弄了。

那处是以平常交欢动作不太能顶到的一小方滑肉,除非男方特别细心,或者是交欢时男方不做深入插入,而用
硬挺的前端以特殊方向探进穴中才能寻到的美妙之处。

她嘴里虽然嚷着不要,但被他揉弄的花穴却违背她的意志紧紧缚住他的手指,甚至还不由自主的蠕动着水滑的
肉壁绞挤着他的粗指。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笑意,故意将指尖用力按在那处滑肉上摩擦,他扯开唇在她耳边说着淫话,「不要?可
是你的小穴儿把我的手指吸得可紧了,我都快不能抽动了。宛婷,放松点儿,我好让更你舒服……」

虽然他们夫妻间有着正常的男女关系,但如此旖旎、煽情的调情,对他们两人来说都还是第一次。

平时他从没耐性好言好语与她温存,只是单纯的在她身上发泄男人的性欲及为了得到子嗣而已,所以他从没在
她身上享受到如同今日这般的情趣。

故意将口中的热气吹进她的耳中,他满意的感受到她全身微颤的动情骚动。「宛婷,我喜欢今天的你,你以前
都把她藏到哪儿去了?」

他将埋在她花穴中的手指向外抽出紧接着再用力贯入,他不断的抽送,将她穴中的湿液向外勾出,同时送进些
许温热的热水刺激着她的敏锐知觉。

握在他手中被他玩弄的乳肉因着她动情而更加胀大,乳头也硬俏得涨成了瑰丽的殷红色。

「你的胸脯好软……它胀得好大了,乳头硬得像小石子呢!」

他从她的颈侧向下看,雪白乳上俏立殷红的乳首就像成熟的莓果一般诱人,他扯拉按摩着那完全硬实的乳尖。

下面送进她穴中的粗指再次被紧裹住的同时,他忍不住呻吟,「我受不了了!我想要插进你的穴里好好弄弄你
……」

他最后几个字是直接送进她的耳中的,话里的淫秽形容让她全身紧绷,无法自抑的涌起了期待他侵占的想望。

别说他感受到新奇的快感,就连她都对今日发生的事感到陌生,虽然他的行为及言语是陌生的,但他的人并不
是。

习惯了他的气味及体温,她依着五年来的本能,娇躯自行响应他的热情。「嗯啊……啊……」被他点燃的情火
让她不由自主的沉沦在他所制造出的激情中。

抽出沾满她湿液的手指,他将双手掌在她的细腰上,在水中把她虚软的身子抬高。

「来……帮我扶住它……对!就是这样……坐下来……」

他将她举起,同时指示她用小手抓握住他腿间的男性,将它的圆硕前端对准她的穴口,然后他放下她的身子,
将她的身子往下压坐,在他的男性被她紧窄的花穴纳入时,畅美的吟叫一同从他们口中发出。

「呃……啊……」

妩媚的嘤咛及低沉的粗吟在房中交织出暧昧的激情。

「嗯……好胀……烫呀!不……」她本来还微眯着眼感受他的男性从穴外逐渐向体内深深的插入,但也就是那
舒心畅快的感受,让她的神志突地清明。

他的反常及自己太过热情的反应真的吓着她了,一回过神,她顾不得下体被充实的快感,腰一扭、手一使力,
就趁他不备时从他身上猛地起来了。

「该死的……宛……」

正享受插入快意的雷子建,没料到她会突然挣脱,长臂一伸,却没来得及拉住她的身子,就这么让她从他身上
溜开了。

郭宛婷在他错愕、来不及反应时,又跌又撞的爬出浴桶,脚一触及湿滑的地面,还没能平衡,就因脚软而跌坐
在地上。

她心慌意乱的,只想逃离身后让她感到害怕的雷子建,也不管姿势有多难看,脚软得站不起身,干脆就手脚并
用的挣扎着爬离浴桶。

但全身娇软无力的她哪可能比得上情炽欲热的雷子建动作来得迅速,不能被满足的欲火让他怒火及情火同时狂
烧,完全攫夺了他的理性,让他展现出隐藏在体内的残酷及粗暴。

他壮硕的身子刻不容缓的从浴桶中跨出,蹲身大手一抓,就钳住了她的脚踝,紧接着毫不怜惜的将她整个人朝
后一拉,引起她哀叫。

「啊!不要……」

他将她扑倒在地,将雪白身子拖至他身前,大手一拉,就让她的大腿毫无尊严的完全张开。「想逃?你越抗拒
就越让我想要得到你!」

健壮的身躯硬是抵在她的臀后,两只大掌抓住她的细腰,将她浑圆的臀部拉高,任她的上半身无助的趴在地上,
充耳不问她发出的哭叫。

「我不要……不要……你放开我呀……呜……」

她细软的泣音及求饶反而更加刺激他的性欲,腹下肿胀的男性跳动着,顶端的小孔因亢旧而溢出透明黏稠欲液。

「宛婷,你再哭大声点,再叫大声点儿,我喜欢你求我的那股骚劲儿……」

眼中盈满了情火,他嘴角勾起了俊美如恶魔的邪笑,腰一弓,就将腿间直挺的男性对准她曝露在他灼热视线下
的可怜私花。

抵在腿间最娇嫩部位前的热烫硕物及逐渐要挤进的强大压力,让郭宛婷一面哭泣、一面感受到无法控制的兴奋。
「不……不要呀……」

被如此粗暴的对待,竟然激得她比方才承受他柔情挑弄时更敏感,脑子里的警讯告诉她要逃跑,但心口处的跳
动却完全是因为他正打算进入她而躁动。

「心口不一的淫娃,嘴里哭叫不要,可你的小穴正张开要迎进我的插入,你可知道你下面的小穴正一开一合的
期待着呢!」他用难听的淫话调侃着她身子的反应,窄臀一缩,就挺着腰将男性用力送进她的嫩穴口。

「嗯啊……唔……」一吋吋往里撑开她甬道的粗壮男性,正从穴口处缓缓偎向深处,满满的、热热的塞进她的
甬道中。

「小淫娃,舒服吧?」他在她臀后展开了激狂的捣弄。「夹紧你的小屁股好好伺候我……嗯……你的小穴儿真
是销魂……啊……」

入耳的秽言越是难听,反而越让她亢旧,难道真如他所言,她是个淫娃荡妇?

他在她体内的抽送让她全身无力,舒服得就像快要飞上天。

他两手抓住她的腰臀,推弄着她,不断将她的身子向前推开,然后紧接着快速向自己拉回来,让她的嫩穴就这
么一次次纳进他不断抽撤的粗长。

「真紧!好软、好热……婷婷,你真是个天生的骚娃娃,我以前竟然没能发现……嗯啊……真是人美了……」
他咬着牙关,跪在地上不住将窄臀向前挺动,使出全身力量将粗长男性狠狠地、不停地贯进前方的水嫩娇穴中。

他就快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快意很快的掳获住他,让他像野兽般在她体内狂猛抽送。「婷……嗯……嗯啊……
好舒服,你真是人美了……我快……」

他没想过会有这一天,打从他十四岁开始碰女人以来,从来不曾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想在女人体内爆发,但是
现在,就在这一刻,他就快到达极限了。

郭宛婷在一夕之间变成了绝世妖女,那天成的性感及媚姿催促着他男性的喷射。

「快了……啊嗯……呃──」他肆意喊出畅快的满足,大掌强硬的将她的身子完全压下,健腰朝弓起的娇臀狂
力捣弄。

就在这一瞬间,深深贯进她穴径中的男性在她嫩肉的包裹下,他达到了高潮。

「嗯……嗯啊……天……天呀……」

他仰头紧闭着眼,呐喊出刺激全身的痛快,在男性前端鼓胀激射出浓稠白浆时,宣泄着他正享受到的强烈满足
……白浆持续喷射时,他仍难耐激情的抵在她的臀后做轻微的抽送……他对她的热情不但不曾因为男性的宣泄暂告
休止,反而有更为热烈的迹象,在她紧缩的体内,他的男性就像一只永不知餍足的淫兽,恣意地占有着她……郭宛
婷高高翘起雪白圆臀,敏感的收缩着软嫩的穴肉,上半身无力趴在冰冷但现在她毫无所觉的地面上,长发凌乱的披
散在脸颊两旁及地上,媚眼迷离,小嘴微张地轻喘着气。

她的敏感让她清楚感受到雷子建激射进她甬道深处的热液,她穴里的蠕动就像是想把他男性的种子全数纳在穴
中。

满满充实在她穴中的男性,因为爆发而在她穴中鼓胀着的感觉,让还没体验到完美情潮的她忍不住淫荡的嘤咛,
「嗯啊……我要……」

她紧握着的小手在强烈的爱欲驱使下,自动转而探向自己仍被插入的腿间,抚上了两人交合的部位。

她的指尖在相交的部位摩挲了一会儿,寻到了被粗壮男性挤向两旁的充血花瓣,「嗯……」

她的指尖及指腹不停磨弄他们紧紧衔接在一起的部位,偶尔用两指捏住自己穴口的那两片滑肉揉搓,快感就像
电流般流窜在她全身,仍然满满硬实的充实在她体内的男性让她鼓足了力气,用单手稍微撑起上身,努力的用无力
的膝盖撑着自己的重量,开始前后挪动俏臀抵着他来回套弄了起来。

下一波的呻吟还来不及吟叫出口,她前后挺动了没两三下,雷子建突然用手推开了她的圆臀,让深埋在她体内
供她取乐的粗长男性硬是滑出甬道。

「不……夫君,我还要……啊……」她完全不敢置信,他竟然会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她。

强烈的空虚让她不住哀鸣,敏感到了极点的身子因为他硕长的退出而渴望的颤抖着,就像中了罂粟毒般不住的
哀求他。

晕红的身子在他的身前扭动,圆俏的臀不断在他身前蠕动,她的小穴难耐的想重新将他粗长的男性纳入体内,
「求……求你了……嗯……」

已经得到一回满足的雷子建,平息下狂暴的炽怒,拾回了温柔及体贴,明白她现在正承受着情欲折磨。

他弯身抱着她从地上起身的同时,嘴里不住温柔的安抚着她,「宛婷,等一下,再等一下,我不会丢下你的…
…」

被他抱起的郭宛婷却听不进他的话,小手不住捶打他湿淋淋的胸膛,「不要……不要呀……我现在就要你……」
她就像一尾滑溜的美人鱼,浑身湿淋淋的在他怀中挣动。

还没能走到床前,雷子建就因为她实在娇媚至极了的可怜模样,按捺不住她的哀求而环住她的细腰,调整她的
姿势,将她抱在身前,「把脚张开环住我的腰,快点!你不是想要我吗?」

她双颊通红的用手臂环住他的后颈,在变换姿势的时候,胸前软绵与他结实的胸口相互摩擦,美妙的感觉激出
两人的呻吟。

在他的指示下,她也真的将匀称的大腿完全张开,当他的双手捧住她臀部时,不再需要他下一步的催促,她就
自动将小腿勾在他腰后。

「对……就是这样,乖宝贝,我来了……」

他停住了步伐,窄臀向前顶弄,没两下,他的男性就寻到了她水嫩的穴口,他挺腰将硬硕的直挺顺着她的湿软
缓缓顶进软绵的花穴中。

如她所愿,美妙的充实感让她娇声吟啼,「啊……好舒服……」

当整根男性全部没入她的甬道后,他再度移动脚步,快速向不远处的床褥走去。行进间,他的男性与她穴中的
嫩肉交相摩擦,揉出她的呻吟,也引出了她穴中丰沛的爱液。

而方才留在她体内的白浊精液也与她的热液混合,随着他小幅度的抽送溢流而下,顺着他的男性滑下他的腿根。

激情爱液融合两人从浴桶中带出的热水,在他脚下滴成一圈湿印。

她的甜美及紧窒让他无法再克制对她的欲火,就这么站在原地,双腿微张稳住两人的平衡,用强健手臂上下举
放她的身子,在她穴里捣弄了起来。

「你这磨人的妖精,真是太棒了……嗯……」他再度展开炽盛的热情,项弄享受她穴中水嫩的包裹及软绵。

「啊……嗯啊……好舒服……夫君……」

她清冷淡然的眼眸染上了浓郁情欲,再也维持不了以往的无动于衷,被下体处摩擦的快意弄得迷蒙茫然,口中
不住娇啼轻唤着他。

还好雷子建不是个好逸恶劳、不事生产的公子哥儿,要不然他还真没能耐用这种站立、毫无依靠的姿势欢爱。

他欣赏着在他身前上下起伏、忘情享受的郭宛婷,「婷婷,你的穴儿包得我好舒服……你好紧好小,却能把我
全部吃进去……嗯啊……」

从他腿根上浓密毛发间挺立的昂然男性,因不停在她穴中抽送摩擦而通体赤红、布满青筋,加上因为其上沾染
着她穴中泌出的爱液水光,所以让它显得更加硕长骇人。

她的身子被弄得春水不住肆流,花穴也开始急促收缩,「啊!再快点儿……嗯啊……」

与他成亲及同床五年来,她从不曾在他身下体验到高潮,但凭着女性本能,她知道就有事情要发生了,从她穴
中散漫到她四肢百骸的酸麻快感,让她像快断掉的琴弦般,急于寻求崩溃的到来。

他加快挺动的频率,男性逐渐加重撞击的力道在在让她狂野吟哦,「夫君……你弄得我好……啊嗯……好美呀
……嗯……」

他感受到了她的颤动,尤其花穴中的蠕动更是明显的传到他深埋在她甬道中的男性上,「乖宝贝,再等会儿,
等我一起……」

要求她的同时,他挺腰不住冲刺,意欲与她一同体验那蚀骨销魂的绝美情潮的到来。

在快速的抽送间,他的男性像炽热的铁般由赤红转成乌紫。在捣弄中,粗长的男性越显肿胀,变得更粗的男性
就像要挤坏她的小穴般狂猛的在她甬道中推送,抽送间同时将她的湿液捣弄得发出声响。

从她穴中散发出的淫靡气味及她几近迷乱的妖娆美艳,让他忘却了一切,只记得在她腿间捣弄。

「啊嗯……宛婷……」

在被她的甬道紧紧绞住时,他最后狂抽猛送了两下,就低吼着附和着她的尖锐娇啼,一同达到了高潮……她的
眼睛已经被一片红雾掩去清晰的视线,腴白的手指狠狠抓进他的臂肉中,指甲陷进了他的肉里。

「我要死了……嗯啊……」

心跳激狂得像是下一刻就要停止,被他顶弄的动作撞得她的两团乳房晃出惑人的乳波。

突然,他猛然一击,粗硬的男性从穴口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甬道深处满满挺入,就在最后的一下时,她弓起身子
全身泛起粉色红晕……花穴急促的收紧,淋漓的高潮热流从深处流泄而出,在她的甬道中与雷子建再次喷洒而出的
白浆混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