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流浪妇人
流浪妇人
『喂!起来了,我们要营业了。‘这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大声的喊着,我马上爬了起来。

『怎么这么快就七点了啊。‘我揉了揉眼睛,看着同我说话的那个人。

『是啊,是啊,快走吧,不然被经理看见了我要挨骂了,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们生意的。‘

『知道了。‘我站起来伸了伸麻痹的胳膊,然后走到广场中心的喷泉趁人不注重洗了洗脸,刷了刷
牙,背上我的背包,然后拿着吉他开始进行今天的工作。

我走到一条街上,然后拿了一个马扎和一个塑料碗出来,我坐在马扎上,手抱着吉他开始弹唱起来。
今天运气不错,刚开始唱就有人扔两个一圆硬币在我的碗里,看来早饭是有着落了,我停了下来,然后
活动了一下手,开始正式的弹了起来。

过往的人都以希罕的目光看着我,我也会用希罕的目光看着他们,假如有女的路过,我的目光自然
的会落在她们最突出的地方,是男的过来,我的目光就落在他们的口袋中。

我是个流浪艺人,在外面流浪有四年了,靠着这一点点的技艺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每个城市
我都会呆上十几天,把这个城市里有趣的地方都转过了再想办法到下一个城市去。我是个流浪艺人,不
是乞丐,但是很多人都把我同乞丐等同起来,因为我们太像了,很多职业乞丐也是像我一样拿着乐器出
来讨钱的。

我读过书,中学毕业后就去当兵了,当了三年兵回来正预备找工作的时候,家里出事了。父母出去
办事情,结果公车掉到河里去了,我没有兄弟姐妹,父母有几个远房亲戚,但是我没有去找他们,我一
个人在家里不知道做什么好,好心的邻居阿姨同他的丈夫担负起了照顾我的责任。

我那时候一度丧失了信心,不知道做什么好了,天天就是抱着一把吉他在家里弹。渐渐的我从悲痛
中走了出来,邻居阿姨有了孩子,他们家不是很富裕,有了孩子从某方面来说就是增加了负担,我为了
感谢他们帮我度过难关所以把爸爸留下来的钱分一大半给他们,然后把房子给他们用,让他们出租来赚
点小钱。

父母的去世使我人变得懒散起来,我也不知道找什么工作好,天天就是四处闲逛,然后吃饭的时候
去阿姨家吃饭。一天晚上我忽然突发奇想,要出去闯闯,于是第二天我就行动了,可惜出去不久本人的
钱就被抢了,只有一把吉他,于是我就学着电视里流浪歌手的样子用吉他来赚取我的饭钱,这样一来二
去,我发现这样做也有点意思,于是开始了我的旅途,各个城市里走走看看,也很安闲。安闲只是表面
现象,我每到一个城市都会被本城的乞丐围攻,好在我当过兵,还有两下子,所以也没有发生什么大冲
突。

乞丐我不怕,怕的是城管,每个城市的都这样,看着像我这样的流浪人员,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
k你一顿,然后送你去民政部门,最后强制把你送回家,我还是比较幸运,每次都能逃过他们。

我就这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我的吉他开始的时候弹的并不怎么样,后来弹的次数多了,也就熟练
了,一般的曲子都不在话下,但是有比我更厉害的,那些专业乞丐用二胡天天拉着一些凄惨的音乐,还
有的乞丐抱着孩子出来乞讨,真是服了他们,到底是专业级的啊,而且很多路人都愿意把钱给那年纪比
较大的人,所以我的收入要少的多,不过也够我一天的吃喝了。

我所在的一条街是个位置不错的地方,因为大街的另一端就是这个城市最大的文化广场,这条街是
人们来这里的必经之路,我当初是想在广场上表演的,可是那里管的很严,干我们这一行的连清洁工或
者是看自行车的都可以欺负我们。

时间过的快,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今天收入一般,只有三十多块钱。离我不远的一个乞丐是这一片
的帮主,他一天至少都有八十多,没办法,他的演技好,眼泪说来就来,再加天生一副被人虐待的样子,
所以很轻易博取人的同情,我当初就怀疑他为什么不往演艺界发展。

看着太阳落山了,我站了起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现在还早,不到睡觉的时间。我实际上有两个睡
觉的场所,一个是在一个房子里,那里聚集了很多流浪人和乞丐,大家一起租的房子,白天留下体弱多
病的值班,看管东西,晚上大家回来一起休息。

另一个地方是我常去的,就是一个卖小灵通手机的营业厅。它装了两扇门,一扇是最外面的玻璃门,
进去后是一个不大的走廊,里面是防盗门,一般他们每天晚上只关防盗门,不关外面的玻璃门,所以我
可以睡在那个小走廊里,这里安静,舒适。

我有自己的被褥,都在自己的大背包里,这个包里面还有本人的日记,一些罐头食品,是我备用的
东西。不过今天我不能去小灵通那里睡,因为按照惯例我今天要去房子里睡。我同房子里的乞丐关系还
可以,因为有几次我成功的带领他们躲避城管的『追杀‘,后来还教他们认了几个字,所以那里的人很
喜欢我,我隔一天也会到那里去同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感受。

『怎么办,打吗?‘当我走到房门前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而且里面的气氛似乎很热烈,我马上推门
走了出去。

乞丐同流浪人住的地方自然没有床的了,似乎房子很大,大家各自占了一个位置,自己的东西都放
在那里,房子里一股臭臭的味道,烟味,衣服长期不洗发出的味道,还有人的脚臭,狐臭等,我虽然同
他们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一到这里来还是有要呕吐的感觉。

房子里大家坐在地上,中间有一个人跪在那里低着头,身上还绑着绳子,看不清楚那人的样子,不
过依稀可以看出来是个女人。

『来啦,胡哥。‘那帮主看见我进来了同我打招呼。

『是啊,大家好啊。‘我同房间里的人打招呼。

『好………‘我的到来又给房间加了一丝热闹。

『怎么回事?‘我坐在帮主身边,接过他递给我的烟问。

『这个臭婊子是新来的,没告诉咱们就开始在咱的地方要东西,我们把她带来关在这里,本来是想
给她个教训,然后再让她和咱们一起。哪想到她不但不领情,还打伤了咱的一个伙计,然后拿着咱们东
西就想跑,这不,被抓回来了。‘帮主说着猛吸了一口手里的劣质香烟。

『打算怎么处理她?‘我从他手里把烟拿了过来,然后用他的烟点着我自己的烟。

『还不知道呢,看看兄弟们想怎么样吧。‘帮主说。

『大哥,我们不如这样好了,把她身上有钱的东西都留下,然后每个兄弟玩上一玩就可以了。‘一
个乞丐走过来说。

『好啊,这主意不错,咱们可以开荤了。‘帮主大笑,房子里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我也不自觉的笑了,这些乞丐确实是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他们天天想的是钱与饭。我也是一样,
在外面流浪几年多来根本就对女人失去了爱好了,不过好在我那东西还没有失灵,天天总会硬起一阵子
向我抗议,我没办法,每次只好用手解决了。

现在听到他们这样一说我不由的多看了那女人几眼,正好她也抬头看着我,我们的目光撞在一起。
她的脸很黑,像是很长时间没洗过了,衣服也很脏,但是没有破,从整体来看她至少有28岁了。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胡哥怎么了?冷吗?‘帮主对我说。

『没什么,老大,这女的交给我怎么样,我请大家抽烟。‘我盯着她说。

『胡哥要就尽管拿去,当初要是没有你帮咱们,咱们现在肯定已经被押回去了,你们说是不是,而
且你还教我们熟悉了字啊。‘帮主说。

『是啊……是啊……‘房间里的气概都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着从口袋里把今天的工钱拿出20递给他,『给大家买烟抽吧。’

『你说哪话啊,大家自己人,客气什么。‘他假意推辞一番,最后还是收下了,收下我的钱后,他
叫人把她的绳子解开。

『臭婊子,要不是胡哥,今天有你好看的。‘帮主说。

『跟我走吧。‘我说。

那女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我走了出去。

『谢谢你了。‘才走出房子那女的就对我说。

『不要客气了,大家都是同行。‘我说,『我们现在各走各的吧,拿好你的东西。’

她拿着自己的一个破帆布包,『那…我才到这里来,还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我能不能先跟你一段时
间。‘

『呵呵,好吧,你假如不怕我是个坏人的话就跟着我吧。‘我说。

『谢谢。‘她说着走到我跟前,然后替我拿着吉他。

我们在大街上走了几圈,然后我带着她到喷泉那里洗了洗脸,暂时是恢复了本色,看上去还可以。

我看了看表,要到十点了,于是我带着她向我暂时居住的地方走去,那里还在营业,我们就坐在外
面等,直到他们都走了,防盗门关上了我们才走到小走廊里。

我从背包里拿出了被褥铺在地上,因为已经是秋天了,所以天气多少还是会有点冷的,她也打开了
自己的帆布包,不过拿出的却是几床破布同报纸。

『咕………………………‘她的肚子叫了。

『哎……‘我叹了一口气,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听罐头,一瓶水和一带面包递给了她。

『谢谢……‘她连声说。

『不要谢了,先吃东西吧。‘我说。

她拿着东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我靠在墙上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感觉很有意思,看样子她有几天
没吃饭了,很快就把东西都吃完了,我拿出根烟递给她,在外面流浪的很多都会抽烟,我想她也不例外,
果然她接过了烟,我把自己的烟递给她让她点着。

『呼………‘她也靠在墙上,熟练的吐出了一个圆圈。

『你是怎么被抓住的?‘我问。

『哎……我也没想到才到这个城市就碰到了麻烦,我只是想弄点钱,结果被他们发现了,说我占他
们地方,然后就把我强行抓到了那房子里,因为白天那里人少,所以我想跑,结果又被发现了,我情急
之下就打伤了一个人。‘她幽幽的说。

她的话同帮主的话大致一样。

『以后小心点,最好和他们打成一片,不然做我们这一行的很难有出路的,你是出来流浪还是乞讨?
‘我问。

『有区别吗?‘

『当然了,我就是个流浪的,平时靠自己的一点技艺挣路费,然后再去下一个地方,乞丐就是专职
讨钱啊,其他的什么也不做。‘我说。

『可是有的乞丐也会每个城市的走啊。‘她说。

『这………‘我一时回答不上来了,自己现在可能已经是个乞丐了。

『我以前在家的时候自认为过的很快乐,那时候什么都不缺,生活得也很舒服。‘她说,『大概就
是太舒适了,我开始四处寻找刺激,开始吸毒,家产被我吸光了,丈夫同我离婚,爸爸妈妈非常的痛心,
我自己也很后悔,于是我决定戒毒,但是在家里无论我怎么戒都戒不掉,于是我离家出走开始过着流浪
的生活,靠着乞讨来混饭吃,三年过来了,终于把毒戒了,但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爸爸妈妈却都已经去
世了,我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了,不如出来流浪好了。’

『呵呵,同是天边沦落人啊 .‘我说。『好了,休息吧,明天要早点起来,不然这家店的职员就会
赶你走了。’

『嗯。‘她答应了一声,然后把报纸铺好,人躺在报纸上盖上几床破布。

我也盖上了被子,在大街上坐了一天实在是难受,我躺下没多长时间就进入了梦乡。

『阿嚏!阿嚏!!‘睡得正舒适的我被一阵阵的喷嚏吵醒,我睁开眼睛一看她正蜷缩在一边打着哆
嗦。

『怎么搞的,体质这么差了啊。‘我爬了起来走到她跟前,然后把她叫醒。

『有……有事情吗?‘她问。

『你要是不害怕就来和我一起睡吧,再这样下去你迟早会冻死。‘我说。

『那……‘她沉默片刻后艰难的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钻到我的被子里,她不敢看我把身子转了过去,还算丰满的臀贴着我的下身,我的手很自
然的放在她的腰上,她也没有拒绝,我们之间很默契,就像是老夫妻一样。

我闭上了眼睛,虽然大脑中没有乱想,但我的身体某个部位已经起了变化,我的手搭在她的腰上似
乎还不满足,总有一种想要进攻她的乳房的想法,不过浓浓的睡意把我的想法压制住了。

再次入睡对我来说是件很舒适的事情,但是睡了还没有多长时间我就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上似乎有
什么东西在压着我一样。我不得不睁看眼睛,我看到的是她正压在我身上,嘴唇在我的脖子上亲吻着,
她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脖子上弄得我痒痒的。

『你……‘我刚要说话她忽然用手把我的嘴捂住了。

『不要拒绝我……求求你了……什么也不要说好吗……‘她带着哭腔说。

我点了点头,她松开手,然后猛烈的亲吻着我的嘴唇,一条舌头如蛟龙般在我的口里搅动着,我的
舌头很被动,任由她玩弄。

一番亲吻过后,我感觉身上到处都在喷火,燥热包围了我的全身,她的手将我的上衣扣子慢慢的解
开,然后舌头在我的胸上舔着我的两个乳头,她的舌头同我躁热的身体比起来异常的清凉。

我的手忍不住从她的衣服下伸了进去,一番探索后,我摸到了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当我的手指开始
玩弄她的两个小珍珠的时候她的手早已经把我的裤子扯了下去,手紧紧的握住我那坚硬无比的阴茎,手
指不时的摩擦着我的龟头。

她玩弄片刻后松开了手,然后自己把衣服脱了下来,走廊里虽然有盏地灯,但是那点灯光不起什么
作用,我想看看她的身体都看不到。

她脱下衣服后又回到我的身边,我的手在她手的牵引下来到了她的阴户上,当我开始在她的两片阴
唇之间摩擦的时候她发出了呻吟声,而且抓住我的另一只手放在口里吮吸着。

我感觉到她的阴户摸起来异常的舒适,同她略带粗糙的身体不同,阴户摸起来异常的顺滑,而且湿
淋淋的摸上很舒适。

她忽然吐出我的手指,然后转身骑在我的胸上,她趴在我的双腿之间双手抓住我的阴茎,我还没有
感应过来,阴茎上已经传来了痒痒的感觉,是她的舌头正在我的阴茎上驰骋。

丰满的臀正对着我的脸,我可以呼吸到她阴部上的味道,虽然有点冲,但是却让我异常的兴奋,睡
意全无,我伸出左手在她的阴道内轻轻的抠着,她居然用阴道一松一紧的夹着我的手指,真是希罕,我
以前只知道人可以控制肛门的松紧来保持排泄的通畅,但是没有想到阴道也可以控制。

她已经将我的龟头完全的含在口中了,牙齿,嘴唇,舌头,喉咙,两腮,一切能用上的部位她都用
上了,将我的阴茎驯的服服贴贴。

我双手用力的扒开她的屁股,然后伸出舌头品尝着她的阴道,好碱啊,还有点腥味,但是就是这种
希罕的味道却使我更加用力的吮吸起来。

她轻轻的上下晃动着身体,我的舌头也做着活塞运动进出于她的阴道中,阴茎上的快感也让我不自
己的在她的口中抽动起来。

我们这样头尾相对互相玩弄了半天,她终于转过来了,还是骑在我的身上,然后她拉起滑落在一边
的被子披在身上,手抓住我的阴茎,然后将我的龟头顶在她的阴唇之间。

『噗……‘还没有等她动作,我用力的一顶,阴茎应声而入。

她伏下身体,然后臀用力的上下动着,我们赤裸的上身紧紧的贴在一起。

『滋……滋………‘我们性器官互相摩擦的声音在这个小走廊里回荡着。

『你……为什么…………‘我的话还没问完,她又用手捂住了我的嘴。

『等……等一下………我……我告诉你……‘她一边用力的套弄一边说。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接触女人了,所以很快我就感觉到高潮正逐渐向我逼近,我挺起了上身,我们紧
紧的抱在一起,我的手用力的抓着她的后背,下体抽插的节奏有点乱。

『你………你是不是……要………‘她在我耳边问。

我点了点头。

『你想想中国足球吧……‘她忽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我也没有多想,大脑随着她的话想到了中国足球,想起了球场上十个人二十条腿居然没有看好的球,
我忽然感觉到射精的欲望停止了,真是奇迹,到底是结过婚的,经验丰富。

我深呼吸一下,然后调整了一下角度,开始了有节奏的抽动。

『我………我要不行了………‘当我们又做了有十多分钟的时候她忽然说。

『我们一起来吧。‘我说着把大脑中的中国足球抛到了一边,手用力的揉着她柔软的乳房。

『啊…………‘我们同时叫了一声,然后一齐到了高潮,我的精液如决堤的洪水般冲到了她的阴道
内,她像疯了一样亲吻着我的嘴唇,非凡的用力,似乎要把的嘴唇咬下来一样。

我们无力的躺了下来,我抚摩着她汗水淋漓的身体,她的手则专心的玩着我的乳头,我的阴茎没有
拉出,还在她的阴道里享受着那点温存。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一丝亮光。

『为什么?‘我说。

『你先把你的东西拉出来我就告诉你。‘她说。

我马上把阴茎从她阴道内拉了出来,她俯下身体替我清理了阴茎上的精液。

『你出来流浪有多长时间了?‘她忽然问。

『有两年了。‘我说。

『两年内你不想回家吗?‘她说。

『想过,但是回去干什么,我的家人都不在了。‘

『你知道吗?我这几年流浪中不止是想过回家,还想过有一个新家,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很寂寞的你
知道吗?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心甘情愿给你。‘她说了一通让我听起来很糊涂的话。

『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和我一起?‘我有点紧张的说。

『嗯!‘她点了点头,『假如你不嫌弃我的话。’

『呵呵,我到是没有想过要找个老婆,但是本人不拒绝女人,你天天只要把我的小弟弟伺候好了就
可以了。‘我说。

『当然可以。‘她说着又趴在我双腿之间,用嘴唇夹住我的阴茎吮吸起来。

我那还没有软下去的阴茎又有了感觉,我马上把她压在身下,然后扛起她的一条腿,预备好好的轰
她一炮。

『快起来吧,我们要营业了。‘那熟悉的声音忽然从外面响起。

『啊!快!快穿衣服!‘我马上从她身上滚了下来,然后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那天我们狼狈的从那营业厅里跑了出来,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搞的,今天来的这么早,结果我们两
人都感冒了。

一个人流浪有时候很有意思,但是假如两个人一起感觉就不一样了,尤其有一个女人陪着你的话,
开始的时候我想过我们一起出来靠我的吉他赚钱,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就有了回家的欲望,而且十分的
强烈,这个时候终于到了,我考虑了好久,然后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她当然愿意。

我们最后在一次『围剿‘中『不幸’被抓住了,然后『不情愿‘的被送回了我的老家。

流浪的人总归是要回家的。【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