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欲陷阱
情欲陷阱
(一)春雨轩

星期六的下午,陈永裕约了三个老朋友,一起到「春雨轩」,而他的其中的一位朋友大头又约了两
个朋友,这两位朋友是两个女孩子,在过去陈永裕也曾见过这两个女子。

「春雨轩」是个店号,是一家专门做调酒、泡茶、煮咖啡的一家店。

「春雨轩」里面的空间宽大,格局独立相当具有隐密性,最重要的是「春雨轩」里面的服务小姐,
个个如花似玉,态度亲切,美丽又大方,所以也吸引了不少消磨时间的年轻人。

陈永裕记得第一次到「春雨轩」是大头带他来的,从此,他也爱上这个地方了,从此陈永裕不管有
空没空便往「春雨轩」跑,陈永裕觉得这里的消费便宜,又没有时间限制,最主要的是还可泡一泡里面
的小姐。

说起大头,他是陈永裕中学时代的死党,人长得英俊高大,可惜功课一直不太好,就在後来大学联
考後,陈永裕考上大学,而大头却名落孙山榜上无名。

本来大头也有意重新卷土从来,但是因为交上了一群爱玩的朋友,最後竟然也无心来念书了。

陈永裕上了大学之後,虽然也认识了不少的新朋友,但是还是与大头等人时有联系,而且也常在一
起。

主要的是因大头等人皆出了社会,搞了许多的新鲜玩意,让陈永裕这大学的新鲜人,感到非常有新
鲜感。

而大头这群人,平时无事就是泡泡,要不然就是赌博,陈永裕在耳濡目泄之下,久而久之竟然也与
大头等人融合在一块了。

陈永裕虽然未荒废学校的课业,不过却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耗在「春雨轩」

里了。

今天下午,几个人又约好在「春雨轩」聚会,除了有两个妞要随行之外,最重要的是大家的手又痒
了,准备打个八圈止手痒。

放了学之後,陈永裕原本约了他大学里最要好的同学李世行一起前往「春雨轩」,但是李世行有事,
陈永裕只好独自一个人前去赴会,也段有先回家。

下午两点,陈永裕首先抵达「春雨轩」,因其它人尚未到来,陈永裕便先去找美美打打屁了。

说起这个美美可是「春雨轩」双娇之一,是陈永裕来过「春雨轩」後一直在追求着,可惜的是美美
一直对陈永裕抱着若即若离的态度,搞得陈永裕心头痒痒的。

「嗨!美美,我又来了,想不想我啊!」陈永裕热情的对美美打声招呼。

「死阿裕你皮在痒了?又来戏弄本小姐!小心本小姐把你的皮给扒下去!」

美美也笑闹着与陈永裕打屁。

「哇!好凶啊,今天的美美像只母老虎一样,哇!小生怕怕喔!嘻……」

「死阿裕,别闹了,今天怎麽那麽早来,是不是手又痒了?」

「还是我亲爱的美美了解我,真得让我爱死你了,来让阿裕我给你一个爱的吻吧!」陈永裕作势的
拥向阿美。

「好了啦,阿裕别闹了,客人那麽多也不看在什麽地方,还那麽胡闹,真是的,那我就帮你们安排
你们常坐的那间春花居好了。」美美说完後就带着陈永裕来到了春花居之後问∶「阿裕,你们今天有几
个人会来呢?」

「大概有六、七个人会来吧!」

「那我就去帮你们准备一下,对了,阿裕,这一区不是我的服务区,是小艳的区,等一下我会叫小
艳把东西送来,不过我可警告你可不许对小艳乱来喔,否则我会跟你翻脸的。」

「知道了,我的小宝贝,来亲一个再走吧!」陈永裕抬起美美的小脸蛋,对着美美的唇温柔的亲着,
而美美也任由陈永裕亲完之後,随即的离开了春花居。

陈永裕在美美离开後,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心头突然了出现了小艳的影像来,这个小艳也是「春
雨轩」的另一美,个性开放冶艳,时常有意无意的对着陈永裕猛抛媚眼,如果不是美美看得紧,陈永裕
早就想上这个小骚货了,没想到今天这麽幸运,坐到这小骚货的辖区,等下不好好的揩个油,怎麽对得
起自已呢?

陈永裕一边想,一边在笑着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嗲嗲的声音来。

「阿裕哥哥,你在笑什麽?看你笑的眼都直了。」陈永裕着声音来源望去,只见身旁一位年约十七、
八岁,身穿T恤与热裤,身材惹火,艳丽动人的女孩,正靠着自亡的耳边吐着香气,只见陈永裕由上往
下的盯着少女胸前那对36D的波儿,几乎快将身上的那件小T恤给撑破似的,20寸不到的小蛮腰下,
束着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热裤,紧绷的将整个臀型与三角地带,显露的无法遁形,直看得陈永裕血脉贲
张。

「哟!阿裕哥哥,你的眼神看起来好可怕喔,好像要将小艳吞下去一样。」

小艳看见陈永裕色眯眯的样子,撒娇的将惹火的身材尽往陈永裕的身上磨,直磨得陈永裕色心大起。

「我的小艳宝贝儿,阿裕哥疼你都来不及了,怎舍得把你吞下去呢!」

陈永裕一边说着话,一边抱起小艳坐在大腿上,不停的上下其手。

「哼……哥……别再逗人家了,人家那是你的小宝贝,在你的眼里就只有美美一个人,你从来也没
有多看人家一眼,让人家好伤心喔!」小艳坐在陈永裕的大腿上假装不依的臀部却紧贴着陈永裕的敏感
地带直磨着,磨的陈永的的火气直线上升。

这时的陈永裕一把抱起怀中的小艳,然後像个啄木鸟似狂吻着小艳,直吻得小艳咯咯的笑着,直呼
好痒。

「嗯!阿裕哥,小艳快受不了了,快给人家吧!」小艳被陈永裕挑逗得忘了自已还在上班,两手急
急的脱下了陈永裕的长裤,一把掏出了陈永裕那八寸长的大家伙。

「啊!阿裕哥哥,你的东西好大,小艳爱死了,嗯……」小艳小嘴说完後,即含住了陈永裕的大家
伙,上下的套弄着。

「喔……小艳……你的技术……喔……好棒……喔……好舒服┅喔……

不行了……快被你吸出来了……┅喔……」

正当陈永裕已快受不了,正急忙的将自已的分身由小艳的嘴中脱身之际,这包厢的门,传来了一阵
扣、扣、的敲门声,也打断了陈永裕即将涌出的快意┅



(二)惊艳

受到了小艳「性」的引诱,陈永裕终也制止不住的色欲攻心,正当陈永裕要挥鞭上小艳这只胭脂马
的紧要关头,却被外来的敲门声打断了这场性的战争。

被打断欲念的陈永裕两人,只要赶紧的整理好仪容,由小艳去开门,而陈永裕只好回到坐位上,点
起烟装无事人一样,但是紧绷在牛仔裤的分身让陈永裕难受不已。

门打开了,进来了两位打扮的非常前卫又性感的女子,让陈永裕眼前一亮,走在前面的女子名叫小
麽,泄了一头金发,身材高眺,有如模特儿的身材,胸前的一对大波,更是引人瑕思,小莉穿着一套皮
制衣裙,上身是一件小的仅可遮住胸部三分之一的小可爱,下身的短皮裙,短的只能遮住那块神秘地带,
而走在小莉身後的女子名叫小菁,身材娇小玲珑,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身材可说是无与伦比,少一
分嫌,多一分太肥,而胸前的那对波少说也有36B大小,看小菁的打扮比小麽更惹火,也许是因她那
头红发的关系吧,看小菁的上身只围着一条仅可包住乳房的红色布条,隐约的还可看到胸前的两个「小
红豆」下身穿的是一件比小艳穿的更短更紧贴着臀部的超短的大红色热裤,由热裤的外围看来,小菁有
可能只穿这件裤子而已。

小麽和小菁自门外走到包厢内,陈永裕的双眼就一直行着注目礼,好似怕一眨眼,就看不到此种美
景似的,让陈永裕看的猛吞口水,而紧绷在牛仔裤下的分身,更是硬得差点枪枝走火。

而在一旁的小艳,看到陈永裕自从两女走进来之後,眼光就未在看着自已,於是也悻悻然的走出了
包厢,临走时还狠狠的用力「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而陈永裕也因这关门声响起才发现自已的失态,於
是起身和两女打招呼。

「嗨!阿裕,怎麽那麽早就来了,我们还以为我们是最早到的,你来了多久了,大头说他会再半个
小时再到。」小菁熟络的和陈永裕打招呼,更和小菁一左一右的随着陈永裕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此刻先来介绍陈永裕是如何认识这两位美女吧)话说陈永裕上台北念

大学後,在一次在东区逛街时与大头再次相遇,小麽与小菁就跟在大头的身边,而後来又经大头几
次的相约,这两女皆每会必到,就这样经过了次的照面之後,大家也不再陌生了,俨然像老朋友一般。

但是对陈永裕而言,最遗憾的是,像小麽和小菁这等绝世美女,认识这麽久了,却连边都没沾过,
让陈永裕觉得非常的不公平,想想自已是一个高级学府的大学生,模样也长得不比大头差,照理讲小麽
和小菁应该会喜欢上自已才对,但偏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机会接近她们,更别想要上她们,不过陈永
裕也不曾对她们两人放弃过,因为陈永裕看的出来虽然两人时常的跟着大头,但由大头对她们两人的态
度看来,大头与两女非情侣关系,虽也曾私下的问过大头,但每次皆被大头避过话题,久而久之陈永裕
也不再追问。

就在三人坐下沙发之後,陈永裕双臂立即感受到两个肉团的挤压,压的陈永裕一阵舒麻,正陶醉於
其中之时,耳边感到一股热气後,传来了小麽娇滴滴的声音∶「阿裕,你刚刚跟那位小妹妹在里面干什
麽啊,干嘛把门锁起来,我们会不会来了不是时候,嗯,阿裕,是不是我们破坏了你的好事,是不是吗?」

小麽发嗲的摇着陈永裕的臂膀追问着,摇的陈永裕又爽又难过,吱吱唔唔的回答说。

「怎……怎……怎麽会呢,这……这里是公共场所,我怎麽会……会在这里乱来呢,刚刚是小妹有
事请教我一些问题,而且门是她不小心上的锁,你……你们不……不要胡思乱想。」陈永裕满脸通红,
满头是汗的急着回答着。

两女看着陈永裕一脸的糗样更是笑得东倒西歪,最糟糕的是两女的手在自已的身上又拍又摸的,自
已的分身也被两女不知是故还是无心的摸了好几下,让自已都快忍不住的想扑上两女,就在这时由门口
传来了大头的声音∶「什麽事情这麽高兴啊,讲来让我听听如何?」

两女看到大头走了进来,於是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头的身边说∶「没什麽啦,刚刚阿裕说了一些在学
校的笑话给我们听,我们觉得好笑而已啦。」小菁一面回答着大头,一边对着陈永裕抛着略有含义的媚
眼。

这时大头将提在手中的包包打了开来,拿出了一副朴克牌及一叠千元大钞,看来大头今天好想准备
好好的赌一场的样子,虽然大夥平时皆有赌博的习惯,但必竟还是消遣的多,於是陈永裕看了拿出了那
麽多钱出来之後,好奇的对着大头说∶「我说大头,近来是不是发了,想好好的照顾老朋友不成?」

大头也乐的大声的对陈永裕说∶

「不错!我老板最近手气不错,又见我办事牢靠,最重要的是帮他照顾两个女人,所以他一高兴便
赏了我这麽多。」大头说到了两个女人,眼光不经意的看着小麽和小菁,让陈永裕似有领悟的问∶「大
头你说得两个女人,莫非是小麽、小菁?」

「难道不是吗?就是这两位大美女……」

原来大头这两年来因为没有上大学,而家里又有钱,母亲早逝,父亲又讨了个小老婆,继母也不太
管他,老爸又生意忙而无暇去留意大头的交友情形,因此在这段期间,大头交了一群爱玩的朋友是柯想
而知的。

而大头口中的老年,早年是一名江湖中人,虽然年纪已一大把,但是好色成性,虽然大头的老板已
届日薄西山的年纪,但仍喜欢老牛吃嫩草,由其是他明知自已对女人已心有馀而力不足,不过他还是喜
欢收集幼齿,让自已摸一摸过过乾瘾也好。

而小麽、小菁的父亲原是大头的老板昔日的手下,後来两女的双亲因为出了一场车祸,父病母逝,
双双的把家里的经济陷入了绝境,而两女的父亲,生平也没有什麽亲友,根本无法救济,为了庞大的医
疗费用,只好求助於当年的老大。

而老大现在虽然已漂白的做起进口生意,但老婆早逝,一双而女也都成年,长期的居住在美国,虽
然坐拥财富,但生活却很空虚。

当大头去应徵老大的专任司机时,恰好是两女父亲求助老大救助之时,因大头人长的高头大马,又
一表人才,很快的就被老大看中意,虽然大头名义上是司机,但实际上是老大的贴身保镖。

原本大的老板极不愿意去救助两女的父亲,後来是因为看上两女年幼,又未经人事,想要占有两女,
於是便叫大头带着大笔钞票去救济,但是要附带一个条件,那就是要两女来服待自已,以解空虚之苦,
两女之父又何尝不知这老大的性情,但目前的困境唯有老大的救住才能脱困,於是两女之父只好狠起心
来对两女「晓以大义」,而两女在半知半解的情况下,而成为老大的禁挛了。

慢慢的,两女也知道自已其实是被父亲卖给老大,但如果没有老大的救助的话,两姐妹的未来也许
会更惨,於是两女从此便心甘情愿,毫无怨言的做老大的情妇了。

而老大毕竟年纪已大,除了帮两女开苞後,再也没有再上过两女,而且更放任两女自由,就这样生
活在有吃有喝、有玩有穿,最重要的是可以和年轻小伙子拍拖也不受拘束,尤其身边又有像大头这种帅
哥陪着,渐渐的也变得风骚妩媚,而对男女之间的事也由大头及友人的薰陶之下,有着丰富的经验,所
以当大头第一次承认两女是他老板的女人,陈永裕也没有太大的讶,只是说着∶「可惜呀!

可惜!」

大头不解的问∶「可惜什麽?」

「两朵鲜花插在……」陈永裕本来要说两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但是又想到这牛粪是大头的老板,於
是便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就在这时众人已各就各位之时,不头在此时却语出惊人,而且慷慨的说∶「今天,如果谁有本事把
我的钱赢走,我不但不皱一丝眉头,而且小麽、小菁两人任凭挑选,陪赢钱最多的人上床。」

大头话一说完後,在他身旁的小麽、小菁更是频频的向着众人抛着媚眼,显然两女无异议,於是众
人兴奋大叫着∶「啊……真的吗?」

「当真……没骗人?」

「好啊……太棒了!」

「……」

几个男人见有这麽好的机会可以跟两女上床,於是个个磨拳擦掌准备大赢一场,赢得美人归。

(三)赌「性」

就为了大头的这一句话,陈永裕终於不负已望的大杀四方,在众人的慕眼光下,挑选了身材较高的
小麽做为奖励自已的奖品。

陈永裕也在离开春雨轩之时,各给了美美和小艳两人两千元吃,让两人乐得,没有去追问今天的赌
局。

於是小麽随着陈永裕出了春雨轩後,坐上了陈永裕的机车,与其它人挥手道别後,陈永裕骑到了一
家汽车旅馆。

进到了房间後的小麽与陈永裕两人像乾材烈火一般,相拥狂吻起,而两人的衣就在那刹那之间,脱
离了身体,两人在床上不断的翻滚,相亘的抚弄着对方的身体,一直到小麽被陈永裕吻的透不气来,两
人才勉强的分了开来,这时小麽躺在陈永裕的怀里,娇嗲地说道∶「你好坏喔,这样拼命的吻人家,人
家差点没了气,也不会对人家怜香惜玉一下,真是好坏喔!」

她一边说还一边伸手去抚摸陈永裕的大肉棒,陈永裕笑了一下,见她抚弄着自己的大肉棒也就很清
楚她的意思了,也就不客气地伸手去抓住她的胸部,这时候才发现她的胸部还不小,足足有36D大,
而且摸起来即柔软又坚挺,实在不愧是令人无一手掌握的好人。其实从今天她一进包厢後,自已就有股
想上她的念头,没想到真的美梦成真,如今见自己想上的女人与自己在旅馆内裸裎相见,陈永裕这时胯
下的大肉棒又抖了起来,更何况小麽的肉体已在自己的「掌握」之下时,哪能不再上下其手呢?

陈永裕手轻柔地握着她的乳房,然後她也仰起头来,嘟起小嘴,似乎是要陈永裕再去吻她!陈永裕
低下头去,刚刚吻上去,她就立刻将舌头伸过来,与小毅的舌头再一次缠绕在一起。

她果然不愧是做人家的情妇,吻技比起自己高超许多,而且她一边吻着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姿势,慢
慢地将舌头从陈永裕的嘴里收了回来,然後用着极媚的眼光,看着陈永裕的脸,一边看,一边慢慢地蹲
下身去。这时候陈永裕看着她那蹲下後,腿的曲线更显得诱人!

她抓起起了陈永裕的大肉棒,张口含住了他的肉棒,慢慢地一吞一吐,让原本就已经极度硬挺的大
肉棒,在她的嘴里慢慢地更加硬挺了起来。她慢慢地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轻巧的活动,只好将龟头含在
嘴里,然後用手去套弄陈永裕的大肉棒。

?这时候陈永裕也要她躺下,好让彼此都可以去舔弄对方,这可是她自懂性爱以来,第一次有男人
要亲她那地方的欣喜,自然也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但她又舍不得将陈永裕的肉棒吐出,所以两人只好
慢慢地改变姿势,直到以69的方式躺在床上。陈永裕这时候将她的双腿轻柔的打开,露出她的下身。
他这时候就把头埋下去,开始利用他的舌头来舔弄起来。

「唔……唔……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你……好……厉害……喔
……舔得……我……好舒服……喔……喔……唔……唔……唔……喔……喔……喔……唔……唔……唔
……天啊……别这样……别……弄……那里……我……会……受……不……了……的……喔┅喔……喔
……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我……我……我……」

陈永裕这时利用手指不断地去按揉她的阴核,看到她有点受不了了,於是就把速度放慢,让她喘口
气。她好不容易才喘了口气,却没有想到这时候陈永裕翻过身来,把她的下半身捧起,把那硕大的肉棒
慢慢地入她的体内,并且开始前後挺动起来!

「喔……喔……喔……喔……好……好……棒┅喔……好大……的……鸡巴……啊……好哥哥……
好人……你的鸡巴……怎会……这样……厉害呢……弄得……人……家……好……舒……服……好……
快……活……唔……唔……」

由於从没享受过如此激情的性交,加上肉穴第一次被舔弄爱抚了这许久,所以当陈永裕的大肉棒插
进去之後,就只见其乐而不见其苦,这时候,小麽的兴奋与快活自然可想而知!

小麽两手抓着陈永裕的臂膀,不断地摆动着自己的下身,迎合着陈永裕的挺送;而且她还会主动地
利用两腿旁的肌肉,不断地吮弄陈永裕的大肉棒,这样一来,两方都可以给对方的性器带来刺激,就不
是只有单纯一方的享受!

陈永裕前後挺动了五六十下之後,她就要求改换姿势,因为她觉得腿十分地酸了!陈永裕这时候让
她平躺在床上,抬起她的左腿,然後采侧交的姿势,把肉棒插入她的体内,继续开始前後挺动起来。由
於可以利用她的腿当作支点,所以陈永裕的挺动就更加地有力!大肉棒也就更加地深入她的体内,而她
的呻吟当然就更加地快活与淫荡了!

「喔……喔……喔……喔……真┅好……对……对……我……就……是……要……这样……快……
快……用力……喔……棒……我……好……喜欢……你……的……大……鸡……巴……来……干……我
……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喔…喔……啊……啊……啊……啊……」

陈永裕这时候利用身体去压她的大腿,让她的两腿分得更开,然後抽动更加地方便有力,弄得她几
乎要晕死过去了!可是这次陈永裕在这时故意的吊吊她胃口,或深或浅地抽送,让她持续地保持这样的
兴奋程度,却始终不断地缺乏进入高潮极乐的最後动力!

小麽慢慢的发现了陈永裕故意在逗她,於是小麽开始苦苦地哀求,因为没有办法享受到高潮也就罢
了,在陈永裕不断的弄之下,她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陈永裕看到这副模样,知道也该好好地让她享受一下,於是就加快速度,送她进入高潮!於是在高
潮的冲击之下,原本就已经无力的小麽,很快地就晕死过去,而瘫软在床上。这时候陈永裕见小麽昏了
过去,也不忍再弄着她,於是起了床,往浴室去冲洗身体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