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风花雪月初知性事之我的小红
自从和小红发生关系后,我看身边的小姑娘们就带起了有色的眼镜。只要有空余的时间我们就约好
地点去做爱做的事。我现在从我哥哥的色情小说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学到了怎么开发女人那鲜嫩的肉
体,学到了怎么才能把自己的鸡巴锻炼成金枪不倒。(多亏了着个时候的养成的习惯才让我在以后的肉
池炮林中游刃有余。)小红在我的大鸡吧的肏干下也越来越淫荡了。但是我也发现她仿佛已经是我身体
的一部不能分跟她分离片刻,她慢慢的变成了我心爱的宝贝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在我心里占据了一个位置。
这也许就是爱把,到现在我还经常回忆那段温馨的时光。其实到现在我都还不清楚什么是爱,我不相信
爱情。

我也经常和她拥抱在一起聊天,知道了她的家里并不像表面那么和睦她的父母经常性的吵架常常殃
及到小红所以小红也就对我更依赖了。

周六的晚上我们约定的时间,在个偏僻的破房子里是我们欢爱的小窝,那里有我们从家里那出的东
西,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只属于我们,在那里到处都有着我们欢爱过的痕迹。

我扒下了小红的紧身裤,跪在她被分开的双腿中间,两手轻轻分开稀疏的阴毛,右手的大拇指按在
勃起的小阴核上旋转,中指插入了湿滑的阴道中。

「真淫荡啊,你说什么时候湿的啊是不是想挨爸爸的大鸡巴肏了。」我说到从你那次后我也经常的
用淫声荡语来刺激小红每次听的她都淫水涟涟。小红的淫水已经顺着臀缝流到肛门处,聚了小小的一泓,
我的左手的小指借着它的润滑,小心的钻入了紧小的屁眼里轻抠。

「啊………刚才扒我衣服懂得时候就湿了,爸爸我想要你的大鸡巴。」小红喘气的说到啊…啊…啊
…」她拼命挺着腰,两脚的脚尖在大腿下撑住床面,使屁股悬空,声音打着颤,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呀…爸…爸爸…受…受不了了…好人…快快给我吧…啊…啊…」小红的腰肢乱晃,双腿也跟着颤
抖。

我故意不让小红如愿,想看到她因难受而求自己的样子。左手揉着她已经鼓胀起来的奶子,右手攥
着鸡巴,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上下滑动,偶尔有没对准的时候,就会被小屄吸入阴道口内,但也只是浅
浅的一点,就立刻撤出来,「好玩儿吗?你的屄缝儿就像是活的一样,还会咬我呢。」

「唉呀…我的小祖宗…你…你就别…别玩儿了…求求你了…我真的痒死了…」

小红拼命用阴户寻找着肉棒,可怎么都不能如愿,这回是真的哭出来了,都有两滴亮晶晶的水珠顺
着脸颊从紧闭的眼角中滚落下来。

「真的这么想要啊?想要就得叫好听的,叫我大鸡巴老公,你一叫,我马上就给你插进去。」我快
要乐死了。

「老公…老公…大鸡巴老公…快…快插进…插进来吧…」小红淫叫到我听得很爽遵守诺言,「呲」
的一声将整根阳具全塞入了小红的阴道中,「爽吧?爽就叫得再大声点儿,再淫荡点儿。」

「天啊…爽死了…大…大鸡巴老公…啊…啊…嗯…」小红不顾一切的大叫着,阴道壁不断的收缩,
给予进入的阴茎更大的阻力,那种被磨擦到麻痹的感觉快把她美疯了。

我的上身下伏,双臂别在女人的腿弯里撑住床面,臀部以难以想象的频率做着活塞运动,大鸡巴像
打桩机一样,将阴道中不断涌出的淫液凿得四下飞溅,「噗哧、噗哧」的交媾声不绝于耳。

小红体屄里柔软又有弹性的膣肉拼命蠕动着,想要将侵入的硬物留在身体里,但却敌不过我强有力
的抽插,一次又一次败下阵来,子宫被撞击得越来越麻痹,屄穴内媚肉的收缩越来越短促,她知道自己
离高潮不远了,双臂向下一落,将男人的头套在了其间。

我被拉得向下一压,两人的嘴就对在了一起,「唔唔」的接起吻来。

女人的身体猛的一阵抖动,火热的阴精从大张的子宫颈口喷洒而出。

我也不忍耐,借着龟头被烫得舒爽非常的机会,也把精液射进了小红的阴道,知道她还没有过月经,
没有怀孕的危险。

「呼…呼…呼…」小红的呼吸急促得很。

过了好一会,小红才悠悠的说到:「老公好爽啊!真想天天就这么干下去。」

「好啊,老公以后天天的肏干你,我也想把鸡巴留在你那骚屄里。」我说到「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儿。」

「什么事儿啊。」从我把她肏爽了以后她对我言听计从,什么事情也要和我说包括她父母肏屄时候
是怎么肏的到她和她的朋友们的私密事情,总之她在我面前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时
候我都不准她穿衣服,我喜欢她在我面前裸露。她我在的面前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她从内到外都是我的。

「我今天看到我妈妈去地下室回来后,脸很红而且衣衫不整的,我偷偷的看到妈妈换内裤的时候整
个内裤都湿的滴水呢?你说怎么回事呢。」小红疑问的说到。

「哦是吗!你说呢在什么情况下你吗会出先那种模样呢。」我嘿嘿的淫笑到。

「我妈妈应该今天还去地下室整东西要不咱们去看看把。」小红脸红的说道看来她已经猜到是怎么
回事了。

「好咱们先去那等这去看看能长什么见识。」其实从上次小红说她父母肏屄的时候我早就想看她妈
妈肏屄时的淫荡表情。说完我们偷偷的溜进里地下室。

我们在地下室的两个桌子间的缝隙里上边是一堆旧衣服盖着,要是不掀开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我们。
我们抱在一起,亲吻着。

过了没多少时间我们就听到有人来了。地下室里没什么灯光所以看的很模糊,只见俩个人拉拉扯扯
的走了过去。

「美人想不想我啊。」男人说到「主人我想每时每刻我都在想念主人我想念主人的大鸡吧我念主人
肏我的屁眼我想主人把我的屄肏烂。主人…请主人玩弄我把。」我吃惊到这不是书上说的SM游戏的经
典语句吗。只见男人把女人的推倒了绑起了双手、粗暴地扯掉内裤后,不知从哪儿找来条绳子,将她两
只脚一左一右拉开绑在床架两边,使她像劈一字马般把下体掰得开开的,无遮无掩的私处顿时纤毫毕露,
就算上面长有几条毛也可以一一数出来。朝着女人的胸口用力一推,顿时失去重心往后一仰摔下床去。
双脚原本就分别被牢牢绑在床架两边,这一摔可就变成了脚上头下的倒栽葱,整个人形成「丁」字型的
挂在床沿急得不断扭动挣扎,可是无论上半身怎样使劲,都没法再昂起身,更没法改变下半身中门大开
的不设防状态,由于两条大腿水平拉开几近一字形,阴户也随着掰开得如同一只煮熟了的肥蚌,连阴唇
都向左右翻开了,屄里面的所有细节均一清二楚地展露无遗,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屄户里面已经淫水涟
涟。

男人嘿嘿地坏笑着:「屄痒是不是?我马上就帮你解解馋。」边说着边点燃一支蜡烛,随手朝张开
大口的阴道插了进去。女人扭动身体拼命挣扎,谁知越挣扎蜡烛就往阴道里面越滑越入,晃动的火苗离
娇嫩的阴唇越移越近,骇得她满身肌肉都绷紧了,不仅再不敢乱扭乱动,而且还要运劲用阴道把蜡烛牢
牢夹紧,恐怕一旦放松,蜡烛又再挪入得更深。女人不知道是爽还是痛苦,只懂僵直着身体惶恐地望着
男人下一步的动作。嘴里还哼哼到「主人玩吧我正个人都是主人的……主人…。」蜡烛很快就有融化了
的蜡油流下来,带着热得难忍的余温淌落在肉洞四周,烫得阴唇都发红肿起。男人从纸盒里抽出一支又
尖又长的缝衣针,先在蜡烛的火苗上烤烤,不知是想借此消毒免得女人伤口发炎,还是想增加女人的痛
苦度,只见他捏着女人一片小阴唇拉长变得薄薄的,随即把钢针一戳穿刺而过。

「哇!痛……救命呀!主人,求求你放过我吧……」女人还没痛完,另一边的小阴唇又遭到了同一
命运。烫、痛双管齐下,令主人浑身颤抖不已,两支钢针也随着悚动而在阴户上微震。男人嘿嘿的笑到
「是爽吧嘿嘿等下你就会更爽的。」

小红看到想大声的呼喊被我死死的捂住了嘴巴事宜她看下去轻声说到:「没事的,你不也看过书上
写过吗?没事放心。」

男人看见女人难受的表情,虐欲攻心,愈发来劲了,他蹲坐在地上,抓着女人一对奶子使劲搓揉着,
两粒乳头被刺激得凸硬起来,直楞楞地夹在指缝中透出掌外,男人意犹未尽地又拿出另一支钢针,在火
上烤热了从乳头侧面刺进去。

「呜哇!痛呀!主人……哎呀……哎呀……饶了我吧主人!呜……呜……呜……」女人此刻下面的
阴户正遭受着酷刑,上面的乳头又被钢针穿刺,两处同时传来的疼痛使得全身发出阵阵抽搐,几乎连尿
都快失禁飙了出来,像疯子一样张嘴狂叫,可是却不敢胡乱扭动,生怕一不小心让阴道里的蜡烛又滑入
一分。男人发现余下的那支蜡烛还未派上用场,于是拿来也点燃了。滴蜡!是了这玩意在A片黄书里
看得多了我想,可自己却从没看到过这回可是开眼了。

男人倾侧着蜡烛举到女人胸口上方,「叭哒、叭哒」一串刚被火焰融化了的烛油滴落在女人的娇躯
上,烫得她整个人弹起来,女人眼泪流干了,嗓子哭哑了,反而不再号啕大哭,只是低泣着,在蜡油滴
下来的那一刹才痛苦地弓一下身子。

男人滴过小腹,滴过肚皮,滴过乳房,甚至连插满钢针、伤痕累累的乳头也滴过几次,女人的反应
并没有如他想像中那么强烈,男人兴致稍降,将视线转移回妻子的阴户上。那里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部
位,嫩肉多,神经线丰富,尤其是屄里的小阴唇内侧,更是神经末梢密集的地方,用滚热的蜡油烫下去,
女人现在只是哼哼淫叫不想刚才反应那么大了。

爬到床上坐下来,男人一手举着蜡烛,一手捏着插在小阴唇上的两支钢针拔掉,女人痛得又抽搐了
几下,男人跟着用手指将阴唇撑开,其实女人的小屄不用撑也早已张得开开的,里面积满了不少冷却了
的蜡油,可是这些蜡油都是从插在阴道里的那支蜡烛流下来的,往往流到一半就开始凝固,能流得到屄
里面的威胁性已不高,远不及刚刚一融化就滴下去的新鲜蜡油来得棒。

男人用手指把女人屄缝里的蜡粒抠出来,再掰开阴唇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皮幼肉,另一手持着蜡烛
靠近倾侧,才滴落两三滴,女人已痛得五官扭曲,整个人像虾米一样弓起;再滴多几滴,女人顿脸色转
白,全身打颤,哭不成声,黄豆般大的汗水不断从身上冒出来,难以形容的痛苦和无以比拟的快乐同时
产生,特别是心理上有一种毫无预兆的被虐待的满足,她自觉的、不自觉的就放松了,一股清泉从尿道
口儿激射而出,子宫被电,大量的淫水儿充满了小穴女人好像有惯性似的又哆嗦了几秒钟,然后螓首就
耷拉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从女人流出的淫水看出女人是爽到了极致,我不经的佩服那个男人了。男人不知道从那找来的毛巾
细心的把女人身上的汗擦拭了一遍,又小心翼翼的把女人屄户那冷却了的蜡油一点一点的扣了出来,又
用舌头把屄户清理了一遍,才在床上紧紧的抱住了女人。难道不肏了吗?这么火爆的场面我的鸡巴早就
硬的生疼生疼的,那男人怎么只是刚才面容兴奋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难道。

女人醒来后就说:「哥哥好点了没有没有舒服点。」男人只是点点头并不说话。女人凄凄的在那低
声的抽泣起来「都是我不好哥哥要不是那次车祸你推了我一把我早就死了要不是那次车祸你也不会这个
样子了,哥哥我对不起你哇哇的大哭起来。」男人安慰到:「没事你不是把小红养大了吗为了小红你也
吃了不少的苦为了我你也随着我胡闹让我这样的折磨你没事的苦倒是了你了。」「这不算什么只要哥哥
舒服我就算把我折磨死也没事。」我吃了一惊原来小红不是他不亲生的。

好一会女人的心情平缓了下来,女人说到:」哥哥带我和小红一起走把这次不管怎么样我也要跟你
走。」男人说到:「你走了老二怎么半你让她怎么在这活下去。」「哥哥你有不是说不知道他纯粹就是
个畜生,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我受够了,以前要不是小红还小我早就跟你走了现在小红也懂事了相信她会
理解我们的她也会接受你的毕竟你是小红的亲生父亲」女人说到。「好只要小红同意我们就一起走。」
说罢他们穿起了衣服走了出去,在出门的一瞬从门外漏出的阳光我看到那男人就是小红她爸爸的一个哥
们常年在外不过只要一回来就肯定要来小红家我也见过他,他是个很高大的男人没想到他不能人道也对
怪不的那么有钱从不怎么花钱没钱才怪呢。

他们走后小红终于忍不住的大声哭了出来:「说妈妈好痛苦啊那个人为什么那个样子对妈妈啊。还
说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不要我不相信。」在我怀里哼哼的哭了出来。我轻声的说到:「那不是痛苦就算
是痛苦也是你妈妈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心爱的人做这种事情她的身体是痛苦的可是她的心是欢快的你不理
解他们刚才说的话吗?」小红摇摇头。「没事你只要记住他们是你最亲近的人,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知道了小红说。我亲着她说:「你要走了你后我们就见不到了。」小红哭着说:「我不要我要和你在一
起。」「着是不可能的我们都还小有太多的事情我们都无能为例。」小红说:「那我就一直等你我走了
后给你写信等长大了我嫁给你。」我说好啊我等着。「哥哥在最后疼我一次把。」

「哥哥,让我来服侍你吧。」小红趴在我的身上,轻轻的舔着我的脸颊、脖子,边说边解他的衣扣,
小红用秀美的脸颊在我的胸前上情意绵绵的磨擦了很久,才又仔仔细细的吻起了我的小腹两只小手
慢慢的打开我的皮带扣,脱下了他的裤子,轻柔的握住我的鸡巴,柔情似水的上下捋动。

我突然觉得屋里有一股隐隐的忧伤、凄凉之情,但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嘶…啊…」鸡巴上有软软湿湿的触感传来,原来是小红正伸着小香舌在龟头上打转,只是温柔的
把它舔了个遍,然后又把它按在自己的脸颊上,好像很舍不得的蹭来蹭去…

小红抱着一个枕头趴在床上,圆翘的小屁股撅的高高的,还在微微的摇摆,红嫩的小穴都有点发肿
了,少量的乳白色精液从里面缓缓的流出。

我跪到小红身后,舔舐着到她香汗涔涔的背脊,双手伸到她身下,揉捏已经胀起的乳房,「宝贝你
的奶子变大了啊。」

「嗯…哥哥…呼…呼…哥哥…来嘛…呼…我还…还要…嗯…」硬硬的小奶头被掐捏,敏感的乳晕被
指甲刮蹭,小红的身体又发起烫来,不由得在喘息中再次央求我疼爱她,但更重要的是,这次是自己和
哥哥的最后一次合体交欢,一定要把这种快乐的感觉牢牢印在心中。

「噗哧」一声,我再度勃起的鸡巴插入了女孩的屄缝中,弹性极佳的媚肉立刻对这个熟悉的客人做
出了最热烈的拥抱,以示欢迎,充足的爱液使鸡巴的进出顺畅非常,年轻的阴道壁又不失紧箍的力量,
被这种小穴套住,给我留下的唯一出路就是不停的抽插。

「啊…啊…哥哥…好…哥哥…啊…又要来了…太好了…」经过多次的高潮,女孩的子宫早已麻痹了,
但男人的力量更强大,圆大的龟头「毫不留情」的对它进行疯狂的撞击,小红「受刑不过」,最终还是
把藏匿在体内的甘美蜜汁毫无保留的献了出来。

小红再也没有力气了,已无法迎合身后我的肏干,酸软的身体随着爱人的抽插而前后的晃动,小嘴
里只有微弱的「啊啊」声发出。

我停止了奸淫,俯下上身,用手一拨女孩的头,就把她的舌头含进了嘴里,「宝贝,你太累了,咱
们不要再做了,好不好?」

「不不,」小红挣扎着用屁股向后顶了几下,「我还…啊…我还要,哥,你不要管…管我,我要你
一直疼我,直到…直到我昏过去…昏过去为止…啊…哥…」

「哥…啊…你想要…想要什么的话就来吧…嗯…我…我…什么都给你…什么都答应你…啊…」小红
有气无力的说,她要在这最后一次,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心爱的男人。

宝贝疼的话就说出来。

我慢慢的用沾满了淫液的手指,逐步的开抠着那粉红小巧的屁眼。先是用小指,在稠浓爱液的滋润
下,在次回到了那个紧凑的屁眼里然后中指又插了进去。

慢慢的屁眼里可以一只手指进出自如了我又加了一跟手指继续扣挖了起来,小红随着我的前后夹击
屄里流出了更多的淫水。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把鸡巴从屄里抽了出来,小红仿佛知道我要干什么了轻轻
的说:「哥哥后面的我也给了你。」

我温柔的吻着她的耳朵,慢慢的用力把整个龙头完全逼了进去。看着娇弱的小菊花上的裂纹慢慢的
张开,拉得紧紧的在战战兢兢的抖着。巨大的肉棒像钻穿油井的桩柱,把窄小的洞口撑得快要裂开似的。

小红早已痛出了眼泪。我于是停止了开凿的动作,转为缓慢的旋转,让她可以慢慢去适应这种被撕
开的剧痛。过了好一会,她才止住了眼泪。我连忙温柔的慰问说:「是不是很痛?如果太痛的话……」

我还未说完,她已经制止了我:「哥哥,现在已经好多了!反正已经开始了,你继续下去吧,我要
把我身上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你!」我见她那么坚决,也不再犹疑了。肉棒逐渐的深入,中途见小红实
在受不了才停下来几次,一直花了十多分钟,才终于完成了那根本不可能的任务,把整根巨钻完全深入
了那处女的腔道。

「完了!宝贝,已经完成了!」我怜惜地舔走她流满了一脸的泪水,这勇敢的女孩已经痛得半昏迷
了。我怕她吃不消,所以不敢再挺动,只是贴着她无瑕的晶莹美背和软润的小屁股,任由坚硬的火棒完
全被紧箍的嫩肉包裹着,在一下一下的抖着。静静地感受着在这一刻钟,小红这完全属于我的美丽身体。

也不知是她还是我首先动起来的,我们慢慢的都不满足这静止的单纯接触,开始了缓慢但有节奏的
蠕动。小红仍然痛的紧蹙着眉头,但在我轻进浅出之间,也开始间歇性的吐出了痛楚以外的喘叫。慢慢
的她似乎开始适应了,叫痛的频率也慢慢减少,只有在我偶然失控猛力的拉扯时才会呼喊一两声。反而
那超级的紧窄叫我没法忍耐下去,尤其是那接近小洞开口的强劲收缩更加让我无法持久,才不到五分钟,
我便在小红的处女菊肛中注入了第一发的炽热阳精。

萎缩的小虫几乎是马上的便被紧迫的小菊花驱逐了出境。我怜惜的轻吻着那已经被折腾得筋疲力尽
的稚嫩胴体,被蹂躏得瘀红了的菊轮变成了个手指般粗的小圆孔,在微张的洞口里还隐约可以看到里面
嫩红的肉壁,正在一抖一抖的轻颤着。而混着少许腥红血丝的白色的阳精,也在慢慢的倒流出来。

我自己其实也很累了,不再管鸡巴上的黄白之物便拉过被褥,拥着可爱的小红沉沉睡去。

其实早就猜到小红会走的,没想到的是她走的那么的无声无息。小红走后的日子里我尝到了孤独寂
寞,使我的心封闭了起来。空闲的时候只是看书,使我小小的身体里有颗沉寂的心使的眼睛忧郁了起来,
直到遇见了她。【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