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与表嫂的幸福生活
我与表嫂的幸福生活
在A 市毕业之后,我并没有着急回家,因为老爸老妈从来也不会在家照顾我,而A 市还有我的狐朋
狗友们陪着,于是决定在A 市找找工作,争取立足。老爸老妈都是生意人,忙的并没有功夫管我,听到
我的决定后也只是草草同意,当然了,每月的零花钱不能断啊!正好表哥在A 市打拼,我便先住到他家
去。老爸老妈自然不能亏待表哥,每月的伙食费绝不少给。表哥也半推半就,毕竟谁不想多点收入呢?
我在表哥家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表哥今年30刚出头,正在A 市新兴企业做市场部,平时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不是在外地出门调查
联络客户,就是在市里的饭馆陪各种客户谈生意。说的是谈生意,其实也就是喝酒。虽然表哥海量,每
天回家也经常是醉的不省人事,更多时候是同事送他回家。这么打拼了两三年,才稍稍升为办公室主任,
又贷款买了现在这100 多平的大房子,日子可谓蒸蒸日上。表哥因此更加是不敢怠慢,公司里的人都送
他个拼命三郎的外号。总之平时很少能看到表哥在家里面吃饭。而表嫂是A 市本市人,和表哥在大学认
识并相爱,谈了4 年恋爱就结婚了,表嫂的老爸在退休之前托人找关系,好不容易把她弄进了机关单位。
每天的工作就是朝九晚五,甚至不去也没人会追究,坐在办公室就是喝喝茶水看看报纸,只要每月底把
文件做一做就能过关。工资虽然不高但是待遇和福利绝对优厚,很有前途的工作。至于我,说是要立足,
也就是呆在家里每天上上网,偶尔找几个面试去看看,隔三差五跟狐朋狗友们出去唱唱K ,疯一疯。毕
竟我心里明白,即使现在没有好工作,将来老爸肯定也会包办,只是现在我还不想自己真正的面对长大
了的事实,所以才缩在A 市不回去。在大学里面谈了两场失败的恋爱也让我有点烦了,所以乐于一个人
自由自在,无牵无挂。然后应了朋友的邀请给他的网店帮忙,也就是做做网页,然后处理一下客服,每
月拿点可有可无的工资,毕竟四年大学也不能白上。

前几个月真可谓是秋毫无犯,我每天起床的时候表哥夫妻俩早就不见了,餐厅桌上和微波炉里面会
有给我的早餐(按时间说应该是午餐),洗漱吃完,偶尔我也会刷刷碗,然后上网帮朋友经营下网店,
打打网游,等着五点多嫂子从街对过不远的单位回来给我做饭。通常表哥九十点才会醉熏熏的回来,11
点多左右夫妻俩就回自己的屋睡了,而我的夜猫子生活刚刚开始,通常两三点我才会去睡觉,周而复始。
当然身为20多岁的小伙子,我的精力旺盛的不得了,没有女朋友在身边的日子也只能自己出火。硬盘里
将近100G的AV,废纸的速度当然也不用说。偶尔我半夜上厕所的时候也会听到隔壁表哥屋里夫妻俩做爱
的声音,每当此时我都会悄悄地在门口听一会儿,虽然听得并不真切,但是每每听完鸡巴都是挺立着的。
对于表嫂的性幻想也由此而生。白天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我经常回去他们的屋子里面,躺在嫂子睡觉的地
方仔细的嗅着嫂子的味道,想象着夜里表嫂发出那种声音的时候屋子里是怎样淫靡的场景。表嫂是典型
的大家闺秀,从小娘家就不缺钱,嫁给了表哥也没吃过苦,保养得很好。今年29岁,正是好年龄,脱去
了年少的轻狂和青涩,多了几分理性与熟知,散发着少妇的韵味。本来就开朗的表嫂进了机关单位之后
更是八面玲珑,人缘很好,在家里也是有说有笑的,34D 的美胸配上翘臀,绝对可谓是前凸后翘,细腰
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披肩的黑发,斜梳的刘海,有一种工作女性的端庄。表嫂在家经常就是吊带衫,
真丝睡衣。在我面前也从来不扭捏。以表嫂为对象的手炮当然不下少数,但我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白
天偷偷跑进她屋里面也是战战兢兢地,只是端详端详她性感的小内裤,从来不敢有所动作。

这天早上,我照往常一样,太阳晒屁股了才起床,顶着勃起的大鸡巴走去厕所撒尿。刚一开门,猛
然看见嫂子从我面前走过,嫂子「啊…」的一声轻呼,忙把头转了过去,刚睡醒的我还有些迷糊,这下
猛然吓醒了,叫了声对不起,急忙回屋穿衣服。洗漱之后,我脸红脖子粗的走到餐厅吃早饭,看嫂子似
笑非笑的坐在桌子前等着我。「嫂子,你……怎么没上班啊今天?」我打破了尴尬的沉默,问道。「傻
小子,睡迷糊了吧,今天五一啊,还不让人放假了?」嫂子笑着说。「哦!」我恍然大悟,「对不起啊,
嫂子,不知道你在家。」我连忙道歉。「没事没事,裸睡对身体好嘛,没关系,快吃饭吧…」看到嫂子
没有介怀,我也就不在提及。五一劳动节的下午对于我也没什么区别,一下午的游戏加客服,两听可乐
下肚,我揉揉眼睛,看看日已西斜,该吃晚饭了吧?我站起来走向厕所。「什么?这大过节的你还不回
来啊?非得你去出差么老公?真是的,你比领导人还忙!好啦,去吧,一路小心…」从厕所出来的我听
见了嫂子电话的声音。「怎么,哥又出门了?」我在客厅拿起一个苹果,问道。「是啊,说是去B 市联
络客户,要去一周呢,你说这公共假期,联络什么客户?」我苦笑了下,想往上爬还想有假期?」没关
系,今儿晚上嫂子给你做好吃的,他吃不到是他没福咯…」嫂子咯咯笑着,刚才的嗔怒全抛于脑后。「
小龙来帮忙吧,帮我做饭咋样?一天到晚也没见你出屋!快,不许回去了,帮我摘菜…」嫂子说着,拽
住了我的胳膊,我拗不过她,只好跟着她进了厨房。

嫂子围着一个大大的绿色围裙,坐在凳子上和我一起摘豆角,由于里面是吊带衫和热裤,被大围裙
完全遮住了,从我的角度看嫂子好像没穿衣服,只围着一个围裙,这可是我超喜欢的真空厨房的桥段啊,
我不由得心里一动,赶紧挪开目光,默默地帮嫂子摘菜。「哎,你这么摘多慢啊,来我教你」嫂子看我
动作迟缓,凑过来手把手的教我摘菜,我只感觉嫂子乌黑的秀发向我靠近,鼻子里都能闻到洗发香波的
味道,而再往下看,嫂子的吊带衫领口太靠下,竟然春光乍泄,里面黑色的蕾丝胸罩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两粒白白的乳房好像呼之欲出。我不由得咽了咽唾沫,下面也好像抗议似的慢慢昂起头……就这样,接
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面我的脑子里面开始了各种意淫,看着嫂子炒菜的背影,我真想冲上去把她抱在怀里,
以解我相思之苦……

「好啦,小龙,洗手吃饭了…」嫂子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打断了我的思绪。「看,还有你最爱的
红烧肉,哈哈,馋死你哥…」嫂子说罢,转身从酒橱里面拿出了一瓶干红,「来,咱姐俩喝点,大过节
的,不能扫兴对不对?」我哼哼哈哈的答应着,开始了丰盛的晚餐。嫂子一边喝一边跟我说话,说着说
着就开始埋怨到了我哥「这家伙,成天的不着家,哪有那么多客户呢?当我不知道呢,每次出差都是他
那个小秘书跟着去,还能没事儿?而且啊,陪客户吃饭尽是去那些歌厅啊,桑拿啊之类的地方,这小子
不定偷了多少腥呢!」干红的后劲大,嫂子的脸红扑扑的,开始发牢骚。「不会的啊,嫂子你放心吧,
你这么漂亮,我哥怎么舍得外面有人啊…」我嬉皮笑脸的陪着笑,劝解着嫂子。「拉倒吧,你当我不知
道呢啊,你们男人,家里的多漂亮都不好使,偷得香…」嫂子摇摇头,对我的话很不以为然。这倒是真
理,似乎家里的妻子再漂亮,也比不上外面的野花香,男人嘛,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吃罢晚餐,我正要回屋,嫂子边刷碗边说着「小龙啊,晚上陪我看晚会呗,我这一个人没劲,你老
在屋里呆着干啥?」「看A 片想着你撸管子。」我心里想着,嘴上却痛快的答应了嫂子。于是在客厅坐
下了,打开电视等待晚会。「我去洗个澡啊,你先坐着。」嫂子说罢,走回了屋里,不一会儿便听见了
主卧浴室的水声。我不由得心里一动,嫂子洗澡的样子很吸引人吧,她会不会自慰呢?我脱了鞋蹑手蹑
脚的走进主卧,磨砂玻璃里面只能看到嫂子模糊地身影和淅沥沥的水声,我把手伸进了裤子,想象着嫂
子在浴室里面裸体的模样,开始套弄鸡巴,我这根宝贝长度虽然一般,但是绝对够粗够硬,现在正昂着
头,对准浴室的门,放佛要一炮把玻璃打碎,进去大干一番。但是这样的套弄毕竟不够刺激,再加上怕
嫂子随时洗完出来,不一会儿我就回到客厅看电视了。

又过了一会儿,吹干了头发的嫂子穿着暗红色的真丝睡衣走到客厅,在我旁边坐下。雪白的双腿和
丰满的胸部就在我眼前,再加上嫂子红扑扑的脸蛋。我努力克制着,不去看旁边的尤物,生怕自己会控
制不住。「这酒有点上头啊……我晕乎乎的呢,现在几点了啊,八点晚会开始呢…」,嫂子揉着太阳穴
问我。我抬头一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唉?怎么才4 点?」表停了吧?这怎么才四点?」我问着嫂子。「
哦,该换电池了吧,我手机都七点四十了。等着,我去抽屉里面拿电池。」说罢,嫂子站了起来,走到
抽屉前弯腰去拿电池,这一弯腰不要紧,短短的睡裙根本遮不住满园春光,两条修长的大腿直漏到根部,
露出了暗红色的蕾丝丁字裤,白嫩浑圆的屁股都呼之欲出了。我看的出了神,不停地咽着口水。「小龙,
上去帮我换下电池呗,我够不着。」嫂子的话让我猛然一惊。「哦哦,好的。」「你这脸也挺红啊,看
来这酒劲儿不小呢…哈哈」嫂子打趣的笑着,她哪里知道,我是看她看红了脸,再加上现在下面硬邦邦
的,我不敢站起来,所以才红了脸。但是我又不能不站起来,怕嫂子生疑,只好硬着头皮,慢慢的站起
来,希望裤子能帮忙遮掩下,又或者嫂子不会发现这尴尬的场面。嫂子拿过来一个凳子「来,你上去,
我扶着你,可小心点啊…」我站在凳子上,嫂子温柔的把住了我的双腿。我站在凳子上,只感觉腿上是
嫂子温暖的双手,我生怕小弟弟硬的更厉害,心里只想快点换完结束。哪知道忙中出错,手里的电池不
小心滑出手,掉到了地上。「没事儿,我来捡…」嫂子说罢,又把腰弯了下去。我站在高处,对嫂子的
翘臀一览无余,仿佛她是故意翘起来让我看的,鼓鼓的阴户稍微露出的几根阴毛,深深地刺激到了我,
我可是好几个月没玩女人了啊!小弟弟不由得高高耸起。「给…」嫂子从地上捡起了电池,递给了我。
我赶紧尽量把身子转向另一边,不让她看到我裤裆里面支起来的帐篷。接过电池,我赶紧把钟表摘下来,
两只手忙活着换电池。突然我感觉到放在自己腿上的双手越来越向上,已经接近了我的大腿根部。我显
得有点不知所措,「站直了,别怕,嫂子把着你呢…」嫂子两只手紧紧地握在我的腿根上,跟鸡巴如此
近的距离,说她没注意到我下面的帐篷是不可能了,但既然她不说,我也只好硬着头皮不敢声张,只是
小弟弟太久不近女色,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的夹也夹不住,就傲然挺立在嫂子的脸前。我都不知道怎么把
电池换好的,赶忙跳下了凳子,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去看嫂子的脸。「嫂子会不会骂我无
耻?会不会告诉我哥?」我心里直打鼓,目不转睛的顶着电视,希望嫂子能原谅我刚才的失礼。

「哦,对了,小龙啊,我今天买苹果了呢,我去给你洗俩啊…」嫂子的语调里并没有责怪,只是轻
描淡写的打破了沉默,款款走进了厨房。我嘴里说着谢谢,赶忙平复自己内心的悸动,试着让小帐篷软
下去。不一会儿,嫂子端着一盘子洗好的苹果从厨房走了出来,走到我面前不远的时候,一不小心,一
个苹果掉了下来,咕噜噜滚到了嫂子身后,「擦,你还想跑?」嫂子娇嗔到,急忙弯腰去捡。这一弯腰
不要紧,我顺势一瞥,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嫂子的底下变成了真空!刚刚明明看到的暗红色丁字裤
现在居然不见了!我脑子「嗡」的一下炸了锅,这是什么意思?嫂子这是在干什么?故意脱下内裤诱惑
我?还是说这是在试探我?不管如何,嫂子饱满的阴户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朝思暮想的小嫩逼啊,没
生过孩子的嫂子的阴道还是嫩嫩的粉红色,阴毛并不多,可能平时有打理吧。最重要的是在阴道口附近
我似乎看到了亮晶晶的东西,难道嫂子已经动情了?这时候的我早都呆住了,意乱情迷,脑子里面一团
乱麻。刚刚要撤下去的帐篷又支起来老高。

嫂子捡起苹果慢慢的走向我,我说不清在她眼睛里看到的是什么,渴望?欲望?还是无奈?但是她
嘴角的笑确是真的。一瞬间我全身的血液似乎凝结了,今天真的能玩到我心仪已久的嫂子?」看够了没
啊,眼睛都直了呢…哈哈,小色鬼,看到什么了?」嫂子说罢,慢慢的把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从膝盖
慢慢的往上挪移。被这么摸过的人才能懂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啊,尤其是在你意乱情迷的时候,好像整个
小弟弟在跟着她的手一跳一跳的,恨不得她快一点抓住我的大鸡巴,让我好好地蹂躏她。但是我仅有的
理智还是告诉我应该说点什么。「嫂子别这样,这让我哥知道了我就完了。」虽然是伪君子一样的谎言,
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事实,一旦事泄,我怎么面对我哥呢?」拉倒吧,少跟我装蒜…」嫂子的眼神里只剩
下了得意和迷离「盯着我屁股看的时候你想什么来着?现在知道害怕了?没种!再说了,就许你哥在外
面拈花惹草,不许我也爽一爽?哼,我这还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呢吧?哈哈」说到这我也再忍不住了,脑
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先爽了再说,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像只老虎一样扑到了嫂子的身上,开始疯狂地
亲吻她,嫂子软软的小舌头柔若无骨,我的舌头好像化在嫂子的小嘴里面一样,我们两个的舌头纠缠着,
我不甘心的把手伸向了梦寐以求的那双乳之上。基本上我是用扯的把嫂子的睡衣脱下来,这骚货,去厨
房的当口把内衣内裤全脱光了啊!这不是勾引我是什么?现在的我早已把乱伦的后果抛在了九霄云外,
只想一亲眼前美人的芳泽。我的舌头开始向下游走,从嫂子的耳后一直亲到她的脖子,进而到了眼前的
酥胸,这可是重中之重啊!我开始对嫂子的嫩胸发起攻击,连舔带亲,把一个乳头含在嘴里,一只手开
始揉搓另一个乳头,嘴里不停地发出满足的「呜呜」声。嫂子也被我亲的动了情,下体开始扭动,嘴里
也哼哼的低吟着。我一边亲,一边模模糊糊的说着「你个荡妇,是不是故意勾引我?恩?」一边说着一
边轻咬嫂子的乳头,这招果然奏效,嫂子加快了扭动的频率,支支吾吾的说着「是,是我勾引你,我是
骚货……啊……快,快来替你哥教育我…」,我当然不会客气,顺着嫂子的小腹亲了下去,把她的两腿
分开,开始好好端详她的阴部。果然是极品啊,真对得起我这么多夜的相思,嫂子粉嫩的阴部直接呈现
在我的面前,下面早已洪水泛滥,嫂子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拿手遮住阴部,埋怨到「看什么啊,看
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还会不好意思?专门脱掉内衣裤不就是让我看得么?」我调笑着,深知要想
让她彻底放下防御,必须先给点甜头,于是我开始舔嫂子的大腿,从膝盖上方一直舔到大腿根,轻轻地,
温柔的用舌头在嫂子的腿根上面画圆圈。嫂子果然受不了,两条腿直发抖,想用手把住我的头让我不要
在调戏她,我趁势一把抓住她的手,舌头就伸向了嫂子的阴部……

我开始在阴道口周围不停地舔,但就是不往重点上面去,舔得嫂子心花怒放,下面的水越来越多,
嫂子的声音也变成了哀求「求你了,好小龙,别再玩弄嫂子了,快,好乖乖,快来替你哥哥干死我,快
……」现在的我则是不慌不忙,心里想着,干死你的时候在后头呢…说实话,我不喜欢嘴里面都是淫水
的感觉,黏糊糊的,因此我在阴道口耕耘了一会儿,突然把嫂子的阴户扒开,开始猛攻嫂子粉嫩的阴蒂,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嫂子没有丝毫的准备,开始浑身乱颤,比刚才抖得更厉害了,赶紧要来推我的头,
但怎么拗得过我,我一看有戏,看来嫂子平常这里并没有被别人耕耘过啊,赶紧加紧攻势,猛地吸住已
经充血的阴蒂,在嘴里面用舌头猛舔,嫂子的声音都快变成了哀求「啊…啊……小龙,啊……舔得……
舔得嫂子好舒服啊……,别,别……要,要不行了……停……啊……」我哪里肯听,反而更加卖力气,
只见嫂子腰猛地一挺,「嘤咛」一声,竟然被我舔到高潮了。

我抬起头来,看着满脸绯红的嫂子,笑着问她「怎么样啊,小骚屄,爽不爽啊?」嫂子还沉浸在高
潮的快感之下,微微的点着头「爽,爽死了,小龙你真棒,这你都在哪学的啊……」我笑着躺在了她身
边,一手轻抚着嫂子的乳房,另一只手在她的洞口处徘徊「想不想要我的大鸡巴啊…」嫂子好像中了邪
一样柔情的看着我「恩,想,想…」,我把手指头慢慢的放进她的嘴里,让她自己舔着自己分泌出来的
爱液。嫂子忘情的舔着,明白了我的用意,马上趴到我的身上,三下五除二把我的衣服脱掉,只剩下内
裤,开始在我身上亲吻,特别是经过我的乳头的时候,麻酥酥的快感让我竟然轻轻地哼了起来,嫂子痴
痴地笑着,满脸淫荡的亲到了我的内裤,她眼睛看着我,轻轻地把内裤扒了下来,大鸡巴早就已经等不
急了,好像跳出来一样,差点弹到嫂子脸上。嫂子被眼前又粗又硬的阴茎下了一跳,两只手把着,慢慢
的套弄着问我「你这东西怎么这么粗?」我笑着调戏她「怎么,比你老公的粗么,你要是好好舔,等下
还能更粗哦…哈哈,那你就有的爽了」我故意用话挑逗着嫂子,果然嫂子迟疑了一下,慢慢的把我的龟
头吞在嘴里,嫂子的口活真不是盖的啊!虽然只是吞下了我的龟头,但是嫂子的小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
头上面打转,同时我又有一种被吸住的感觉,嫂子一边贪婪的吃着我的鸡巴,两只手不停地爱抚着我的
蛋蛋。我感觉这样下去容易缴枪,赶紧坐起身来,把嫂子扶起来,又一次的和她热吻,双手不停地抚弄
着嫂子的酥胸,「小骚货,下面湿了没有啊」我一边问着,一边把手伸向了嫂子的下体。哇!真是洪水
泛滥啊,看来这乱伦的桥段对嫂子很是刺激啊。我两只手捏住嫂嫂的乳头,转来转去。嫂子则满脸绯红
的开始扭动。「想不想要大鸡巴插进去啊?」我挑逗的问着,手握着鸡巴在嫂子的阴道口出上下蹭着,
每每蹭到阴蒂的时候,嫂子都会闷声的哼着。「呃,恩……想,想要小龙的大鸡巴,快……快来插我,
好……好痒……」嫂子摇着头,可怜的回答。着。「那你得自己把它扶进去啊,它好像迷路了哟…」我
继续蹭着嫂子的阴道,等着嫂子主动把鸡巴扶进去。现在的嫂子早就放下了廉耻,急急忙忙的抓住我的
阴茎,迫不及待的往里面塞。想不到嫂子结婚几年了,阴道还是这么紧,我的大龟头进去还真挺困难,
眼看对准了地方,我猛地把下身一挺,直捣黄龙,嫂嫂娇哼了一声,似乎对这根比自己老公粗的大枪不
太适应。我可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几个月没碰女人了,更何况身子底下又是我觊觎已久的嫂子,我开始
加紧抽送起来。

「啊……啊……小龙,小龙你好厉害,干死……干死嫂子了啊……」嫂子一边浪叫一边说着。「怎
么样,小骚屄,爽么?让你再勾引我,让你再勾引我……」,我一边猛插,一边使劲揉搓着嫂子的双乳,
整个屋子里面都是淫靡的「噗嗤」「噗嗤」的声音,嫂子的浪叫声,和我的喘息声,我开始渐入佳境,
嫂子脸上的潮红则越来越明显,眼神也开始迷离,「好老公……亲老公,我的好小叔子……,啊……干
的……干的嫂子好舒服……」,看着嫂子一脸享受的表情,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丝毫不敢松懈,第一次
偷香,当然要让她爽个够,以后再玩儿才不难啊。我尽量控制好呼吸,继续一深一浅的抽送着。渐渐地,
嫂子的小穴里面开始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收缩着,好像要把我的鸡巴往里吸,我知道嫂子要高潮了,而
我腰里也渐渐升起想射精的冲动。我开始屏住呼吸全力冲刺,享受射精前最后的快感,我知道憋得越久,
射精的时候就越爽。抽插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身下的嫂嫂已经开始语无伦次,「啊……啊……嫂子要…
…要去了,好小龙……啊……啊!」我感觉到身子下面的嫂子开始猛烈的抽搐着,小穴里面也开始剧烈
的收缩,一股股的阴精喷了出来,嫂子的腰高高的挺着,整个人已经爽的说不出话来,我这一口气再也
憋不住了,一股浓精喷射而出,足足持续了十秒钟。也不知道射了多少精,缴械的我趴在了嫂子身上,
累的直喘粗气。

「嫂子,这……不会怀上吧?」高潮过后的我突然想起了内射的后果,胆战心惊的问着嫂子。「哪
那么容易怀啊傻小子,今天嫂子安全期呢,你要是表现好,我就一直吃避孕药,天天让你小子内射,爽
么?」嫂子一只手抓着我的阴茎,「这坏东西,刚才欺负我的时候威风的不得了,现在怎么软趴趴的啊?
可不能便宜了它…」嫂子说罢,猛地趴在了我的裆下,一口叼住了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开始疯狂地舔了
起来。我只感觉到一股奇痒从龟头传来,嫂子不停地舔着我的马眼,那感觉好像百抓挠心,我下意识的
想要挣脱,被嫂子死死地叼住龟头,开始不停的抽送起来。这感觉跟刚才的可不一样,在嫂子小舌头不
停的刺激下,大鸡巴又傲然挺立了起来,嫂子被迫吐出来已经变粗的阴茎,「哟,不错嘛,这么快就又
硬了啊,真是年轻人,来,嫂子帮你吸出来…」,说罢,嫂子开始不停的套弄我的鸡巴,用嘴舔,用两
粒大乳房夹住,把龟头叼在嘴里,一上一下的抽送着,一边用眼睛淫荡的瞄着我,嘴里发出「啵」「啵」,
的声音。我哪被人这么伺候过,毫无还手之力,只感觉下面比刚才胀的更加厉害,更硬了几分。不多时,
那股想要射精的冲动又来了,我脑子里突然想冒坏水,不能这么便宜了嫂子,让她欺负我!我屏住了呼
吸,等到嫂子吃到最深处的时候猛地开始了射精。嫂子似乎毫无准备,想松口的时候已然不及,我只感
到直射到了嫂子的嗓子里,嫂子猛地咽了一大口,刚要吐出来,被我摁住了后脑勺,我对着嫂子的喉咙
狠狠地射了个痛快。我刚放开嫂子,她就嗔怪的吐出了大鸡巴,娇滴滴的打了我一下「臭小子,怎么射
我嘴里面了?」「让你欺负我?哈哈,儿子们好吃么?」我坏坏的看着嫂子去卫生间漱口,调笑的说「
谁叫你吃的那么舒服,我这不是没忍住嘛…」我搂着卫生间回来的嫂子,撒娇的说。嫂子也不以为意,
又跟我有说有笑的调剂了半天,我才搂着嫂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起床,嫂子已经一丝不挂的在厨房做饭,只围着个围裙,我就会猴急的扑上去,抱着她,
手伸到围裙里面,使劲揉她的大奶子,不停地亲她的耳垂,嫂子被我弄得浑身无力,娇嗔的说「坏蛋快
起来,我这炒饭呢,一会儿糊了…」我故意不松手,把鸡巴从她两腿之间伸进去,蹭着她的阴户说「宝
贝儿,要不要把我这根黄瓜也炒进去啊…」「那不行,炒了它我吃什么啊…」从这以后当然是一发不可
收拾,哥出门的几天里面,我和嫂子基本上每天都要来上几炮,有时候早上起来都是被嫂子口交弄醒的,
嫂子的性欲好像被我勾的绝了提,但是她也知道保养,每天给我做好吃的补身子,还天天摸着我的大鸡
巴说「好乖乖,以后我就指着你了…」如此下去,到后来即使我哥回来了,我们也要不时地偷情几番,
最过分的一次,我哥酒醉回来的时候,嫂子在我屋里正爽着,衣冠不整的把我哥弄睡了,回到我屋里面
爽够了才回去睡觉。趁我哥洗澡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我们都会缠绵。

现如今,我早已经回到家里面安分的上班,也有很久没有去过A 市了,然而表嫂的身形和她的声音
我还时常能够想起,真希望有一天能再回去和她缠绵,甚至是和表哥一起3P她?机会总会有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