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纵慾
纵慾
紫筠,今年23岁,大学刚毕业,目前在某家补习班担任教学工作,身高169 (很高吧)体重呢:秘密,三围是
34C 、25、38,身材不算顶好,可是男友弘扬却很喜欢我的大屁股,说我的屁股好性感,所以他最喜欢用狗爬式的
方式骑我,一边拍打我的屁股,一边用力干我。而且我们更喜欢尝试不同的性爱方式,公园、海边、MTV 好多地方。

说到工作,算是大型的补习班吧,主要的对向是一些要插班大学或是四技、二技的专科生。眼看专科就快绝种
了,还好当初读了大学,目前可以在这裏教教微积分什么的。

现在呢,就和男友一起在臺北租房子,过着两人世界的同居生活。因为补习班都是晚上工作,所以每天回家都
挺晚的。

由於工作一天很累了,所以每天一回到家,就赶快将升上的套装脱下,换上轻鬆的衣服。这一天也不例外,一
回去,就赶紧将衣服、裙子脱下,衹穿着胸罩及底裤,而且手也伸到後方,想将胸罩也脱下来,正準备进房间拿衣
服的时候,一个男子正从厕所走出来,当时真吓了一大跳。两人僵在那,不知所措。

我的内衣几乎都是男友陪我一起去买的,不是半透明的,就是超性感的丁字裤,他爱看嘛。而今天我穿的正是
一件红色,又半透明的内裤,阴毛也隐约可见,而胸罩脱到一半,酥乳早已经露出一大半,乳头似乎也跳出来了。
相信我的脸也红到耳根了。

在彼此都楞在客厅时,他的眼睛就直直的盯着我的身体,从酥乳、蛮腰、一路往下,最後停在我的小底裤上。

我知道自己的内裤是透明的,而偏偏我又有刮除阴毛的习惯,所以说,他简直是透过内裤直盯着我的下体了。
而因为他的视线,我居然有些发热了。一会儿,我发现不对,赶紧沖进卧室,还直喘气。

想到刚刚被男人视姦的感觉,居然兴奋了起来,手不由自主的摸进底裤中,小穴中已经湿透了底裤。也不过几
十秒的时间,天啊,感觉真特别。

回房想想,他好像不是陌生人,而是男友的大学同学阿贤,虽然被看了半裸的身体,让我涌起了一股暨羞愧,
又兴奋的感觉,忍不住就要自慰起来了。

我深深的唿口气,但是,我突发奇想,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衹穿上一件大大的套头衫,恰恰遮住屁股。但是
我的大屁股却又刚好可以将後面撑起来,形成若隐若现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似乎很想被别人看到私处的兴奋感。走出客厅,看见阿贤和弘扬在电视前喝酒。

「嗨,大嫂。」

弘扬的朋友都戏称我为嫂子,阿贤一副若无其事的说着。

弘扬和阿贤面对面的坐在桌旁,也不知道刚才去哪了。真是的,女友被别人看光了都不知道。

「咦,妳几时回来的?」

弘扬疑惑的问我。

「一会了,妳刚才在哪?」

我心虚的问。

「喔,阿贤来啦,我去买些酒菜嘛」(好险,那刚才那一幕应该没被看到。

我心裏想着「坐啊,阿贤又不是不认识。」

弘扬边说边盯着电视,而阿贤还沖着我笑。

「不要,我不喝啤酒。」

说完我就转身到矮柜中找上次喝剩的WISKY ,弯下腰,我想背後的屁股应该已经露出一大半了吧,想到被後可
能正被阿贤看着,心裏就又兴奋了起来,小洞中也一阵阵的发热,感觉我的爱液似乎又流出来了。

反过身,瞄见阿贤一脸讶异的看着我。刚刚被看,还可以说是意外,如今明明是我故意露给他看的。

我装着没事的样子,拉了拉衣服,我就一屁股坐在弘扬和阿贤中间的位子上。

我们三人一面看着电视,一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一会儿,阿贤弯下腰拿起放在桌下的啤酒。我故意略略张开腿,手却按在我的私处上,我看见儿阿贤弯着头,
我相信他一定看到我的淫荡又风骚的模样了。

後来阿贤就一直弯腰拿酒,就连弘扬喝完了,他也主动的帮忙。我的腿越张越开,手也越提越高,指尖已经按
在我阴核上了,甚至慢慢的转动起来。

天啊,就在弘扬的身边,我居然在自慰给别的男人看,而且还很兴奋呢。没想到暴露自己居然这么兴奋,而且
就在男友身旁。慢慢的我唿吸变的很急促,眼睛也半开半合,几乎忍不住要呻吟出声了。

「喔……」

我轻轻的叹一口气。

「紫筠,妳怎么啦?」

弘扬看出我异样。

「喔,没什么,大概喝太多了。

我心虚的应了一声。

他还不晓得他的女友正在表演一场自慰秀呢。

而阿贤的手,这时却从桌子底下摸上我的大腿了,他慢慢的磨蹭,一步步往我私处摸去。而理性与情慾,也在
我心裏挣扎。就在我还在犹豫的时候,阿贤的手指已经进入我的深处了,而且还不客气的在我内部转阿转的。

「我去一下厕所」弘扬突然站起来,就走向厕所了。而等弘扬进去之後,阿贤索性蹲下身来,一手拉起我的衣
服,紧紧的揉搓我的酥乳,另一衹手开始揉捏我的阴核,舌头更开始舔着我的小穴。

「喔……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嫂子太迷人了……」

「不行……弘扬会看到……」

我心裏既害怕又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嫂子好湿耶……」

「啊……别这样……我……我……我要来了……」

一股热流从我口中喷出,阿贤更是勐舔我的小穴。

「别再舔了……别再弄我了……」

可是阿贤更变本加厉的将两衹手衹在我淫穴中抽插起来。

「啊……喔……好舒服……阿贤好会弄喔……妳的手指好厉害…」

「我的鸡巴更厉害,嫂子想不想试试。」

「想……想……」

「想什么?」

阿贤揶揄我问着。

「喀」一声,弘扬出来了。

阿贤迅速起身,我则面有难色的站起来,红着脸看了一脸困惑的弘扬,沖进房中。

进入房中之後,我还来不及脱下身上的衣服,趴在床上,拿出平常调情用的按摩棒,往私处中狠狠的插进去。
还大声的呻吟起来。

「喔……啊……好痒喔……不行了……我的小穴痒死了……」

我将按摩棒调到最大,更用力的插入。

「啊……来啊……快来干我啊……」

我将按摩棒一抽一插的进出自己的私处,另一衹手则掀起自己的衣服,用力搓揉自己的乳房。我大声的叫着,
也不管外面是不是会听到。

突然,我的双手被从後面抓住,整个人被提了起来,按摩棒也被拉出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大肉棒,正从後面
狠很的插入我的小穴中。

「谁……」

我话还没说完,就又被压在床上,肉棒更用力的抽插起来。

「喔……妳……是……谁……妳这个坏人……啊……好……妳……怎么……可以……强姦我……妳是坏人……
喔……喔……啊……强姦啊……我被强姦了……」

我乱喊一通,他好像更兴奋了,鸡巴又涨了起来,整衹鸡巴塞满了我的小穴,涨的我又酥又麻的,淫水也不停
的流出来。

「妳的好大……插死我了……坏人哥哥……妳的好大喔……会把我给小穴插坏的……哥哥……坏人哥哥……妳
的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

突然,他不知用什么将我的手绑住,又用毛巾矇住我的脸,将我反过身,腾出手,向我的奶子进攻了。下面就
已经插的我快疯了,现在又抓着我的奶子,还一口含着我的乳头,又舔、又吸、又咬。弄得我娇喘不已。

「啊……坏人……妳是坏人……哥哥……妳弄得我好……好……爽……舒服死了……啊……顶到花心了……妹
妹的花心好痒……妹妹会被妳干死的……坏哥哥……妳干死我了……我好痒……好美……哥哥……我要来了……我
要高潮……要高潮了……妳把妹妹干的好爽……妹妹被妳强姦的好舒服……」

我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不知被谁干了,衹知道小穴传来一阵阵的快感,已经沖昏了我的头了。

「我是荡妇……用力插我……我忍不住了……快干我……坏人……插我……强姦我……让我高潮吧……」

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不但不想反抗,更摇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妳真是下流的贱货。」

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由於声音太近,我根本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但是被骂贱货反而令我更兴奋。

「对……我是贱货……是淫妇……是欠人干的荡妇……坏人哥哥……亲哥哥……鸡巴好大的哥哥……干死我吧
……

强姦我……用力插我……啊……顶到花心了……顶到妹妹的花心……妹妹又要喷了……「他的鸡巴一进一出,
把我的淫水都翻出来了,最後,他的鸡巴暴涨,我知道他要喷了,赶紧挺起身,将我的奶子贴近他的胸膛,双脚夹
紧他的腰,死命的摇着屁股。

「我要喷了,要拔出来吗?」

他问我。

「不……喷给妹妹……喷在妹妹的淫穴裏……别拔出来……求哥哥……求哥哥喷在裏面……妹妹的穴需要……
需要妳的滋润……」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要一个强姦我的人将精子喷在自己的小穴中。

终於,他将浓浓的阳精喷洒在我的最深处。

「被强姦很爽吧喔。」

弘扬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我一听,吃了一惊,但马上镇定下来。

「嗳啊……人家早知道是妳了嘛,不然还会是谁呢,还不帮人家鬆绑。」

我轻轻巧巧的带过。

「是吗?」

弘扬轻轻的说。

「嗯,那我也介绍一个风骚的小辣妹给妳挑逗一番,好不好啊?」

我心怀不轨的说道。

「好啊!妳想把我拖下水啊,妳这个姦情迷心的小骚货。

「ㄣ……人家想补偿妳嘛……」

「哪妳说的小辣妹是谁啊?」

「随妳说啊,妳想操哪一个小妹妹啊。」

「哈……到时候在说吧。」

「嗯……妳说嘛,妳最想干那个啊。」

「总得有机会啊,可不一定每个妹妹都像妳那么骚啊。」

就这样,结束了这一段故事。而且以後我和弘扬更加恩爱了。【完】